2009年8月7日

四個女人 連載二十



四個女人

湘雲走進這棟位於忠孝東路的大樓,與警衛打了招呼後,坐電梯直上十樓,出了電梯,映入眼簾的是一塊「郭老師英語教室」的橫式招牌。湘雲推門進去,裡面坐了十來位正在埋頭準備教材的老師,念萱與他們寒暄後,就進了班主任的辦公室。

由於湘雲過去曾在兒童美語補習班任職,對這方面的業務比較純熟,而且也與湘雲所從事的英文翻譯工作性質相近,幾經商量,郭家父母在出國前賣掉了房子,將賣屋所得幫湘雲在忠孝東路開設了這家「郭老師英語教室」,讓湘雲有個安身立命的工作,兩老才放心的飛到美國依親去了。

念萱的爺爺已於四年前往生了。由於念萱已經學佛多年,所以在爺爺晚年時,念萱常常會找時間,跟爺爺談世間的苦與無常,讓爺爺回想一生中的過往,從中去深刻的體會世間真的是苦與無常,並勸爺爺不要執著世間的名位、財富與眷屬親情,也跟爺爺說阿彌陀經,讓爺爺知道彌陀淨土的純樂無苦,而心生嚮往。並常常告訴爺爺:
「我們不要忌諱談死,因為只要有出生,就一定會有死,所以每個人都會死,這是自然的法則,我們應該坦然的面對死亡這件事。如果這一世時候到了,千萬不要對親情、財富留戀不捨,要毅然決然的一心求生彌陀淨土,阿彌陀佛會來接引我們。我們雖然分離了,但未來世一定還會相遇,彼此的外貌雖然改變了,但只要一相見,就會像這一世一樣的親切。所以你要常念阿彌陀佛,在最後一口氣上不來時,就能見到阿彌陀佛來接引你。」

由於爺爺與念萱的感情深厚,所以念萱的話爺爺都能接受,開始每天都念阿彌陀佛的聖號。慢慢的,念萱的爺爺開始安排起身後事,並告訴念萱:「我已經不害怕死亡了。我要先把一些事情安排好,這樣當要拜拜的時候到了,我就能瀟灑的走。」

在爺爺最後彌留的時候,念萱一些淨心的蓮友來幫忙助念,阿彌陀佛聖號不斷,希望藉由彌陀的願力,接引爺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早日花開見佛,親承供養阿彌陀佛、觀世音與大勢至菩薩;念萱並祝禱爺爺於道業有成時,乘願迴轉此娑婆世界,度化有情。所以念萱的爺爺斷氣時非常的安詳,手足柔軟,面色紅潤,嘴角上揚,彷彿睡著一般。看到這樣的瑞相,念萱非常的感動與欣慰,誦唸彌陀聖號的功德這麼不可思議,益發堅定了念萱學佛的信念與決心,所以只要念萱一有機會,就會誠懇的勸人學佛。

自從爺爺過世後,念萱想要獨立生活,於徵得父親與繼母的同意後,念萱用自己多年教書的積蓄,在南昌街買了一戶公寓房子,開始了獨立自主的生活,並在自家客廳設了簡單的佛堂,早晚禮佛,課誦早晚課,得空時就閱讀佛經,生活過得安詳與充實。念萱已抱定終身不婚的決心,她覺得這樣一個人過,可以學佛並全力的投入教育工作,就是最幸福美滿了!

湘雲跟念萱一樣,決定終身不婚,兩人還曾互相約定,到老時互相守護、互相照顧。所以湘雲全力投入了這家英語教室的經營,由於教材充實,教法新穎,來上課的孩子都很快樂,慢慢的打響了名號,不久又在羅斯福路開了一家分店。

湘雲所聘用的老師都經過她的悉心篩選,除了有幾位是美國教師外,其他都是英文系正科班出身。在這些師資中,有一位林子衿,人長得甜美,個性活潑,也是台大外文系畢業,算起來也是湘雲的學妹。這位子衿與湘雲投緣,常常會找湘雲聊天,湘雲也把她當小妹妹看待。

由於相處日久,湘雲知道子衿有在接觸藏密,湘雲曾把藏密是喇嘛教,不是佛教的道理分析給子衿聽,但是子衿聽不進去。她常常在提起她的上師仁波切時,充滿了景仰,說她皈依的上師仁波切,充滿了睿智,幽默風趣,講法時都以英文直接開講,而且是某某有名的仁波切轉世來的,是文殊菩薩的化身,跟隨他的人很多。偶而湘雲也會聽子衿提起,她的上師來台弘法了,她要去機場接機獻哈達;她的上師要成立某某弘法基金會,要大家發心護持;她的上師仁波切要在某某地方成立一所佛學院,要辦餐會募款,每張餐券起碼五仟元;她的上師要離台到加拿大去閉關了,半年後才會出關等等。

湘雲有點替子衿憂心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