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四個女人 連載二十一



四個女人
半夜兩點,宜君家的電話響了起來,由於是在夜深人靜,眾人好眠之時,這個電話玲聲更顯得突兀與淒厲,聲聲催著,宜君從睡夢中驚醒,接起了電話,話筒中傳來急促的聲音:
「老師!是我啦!我是譚明雄。」
原來是宜君在台大擔任班導師班級的班長,宜君還來不及反應,這個譚明雄已連珠炮的說:
「班上的朱文彬現在在宿舍的床上打滾,他說肚子痛到受不了了。」
「今天傍晚時,他在校門口附近路口被一輛機車從後面撞上,機車的手把撞上了他的腰部,機車騎士楊長而去,當時他痛到彎下腰去,過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
「本來他以為沒事,沒想到現在痛到在床上打滾哀嚎 。」
「半夜三更的,我和他的家人都不在台北,所以只好打電話向老師您求助了。」

宜君一聽,睡意全消,馬上搖醒大偉,要大偉趕快打119叫救護車,並吩咐明雄等救護車一到,就陪著文彬上救護車,一起到台大醫院急診,她馬上趕過去。
當宜君與大偉抵達急診處時,就護車也正好到達,看到文彬一付痛不可當的樣子,宜君警覺到事情可能非常嚴重。醫護人員馬上接手處哩,明雄把文彬傍晚被機車撞上後腰的情形描述給醫生聽,醫生聽後馬上安排檢查,然後醫生一臉凝重的告知宜君與大偉:
「右邊的腎臟破裂,現在腹腔內都是血,需要馬上進行手術,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宜君聽到,愣住了,不知該如何反應,倒是大偉比較冷靜,由於文彬住在台南的鄉下,問了電話後,馬上取得文彬家人的認可,簽下了手術同意書,經過了五個小時的手術,文彬的一條命總算保住了。

在醫院待了三個禮拜後出院的文彬,身體變得非常虛弱,腰都直不起來,因為家裡經濟不好,家人都是老實的鄉下人,不知道該如何也沒有能力調養身體。宜君見狀,即帶著文彬去至大安路的一家有名的中醫師處,請醫師把脈診斷,開藥方幫文彬調理身體,還好文彬年輕,氣血較盛,經過半年的調養,身體才完全的恢復。

因為這樣的緣故,文彬非常感謝宜君,為了報答宜君對他的照顧,文彬志願義務當宜君兩位孩子的家庭教師,為了減少文彬的歉疚,宜君也就欣然答應了。

經過這個事件後,宜君有感於其實學校中,有許多困苦家庭出生,卻力爭上游的學生,應該給與他們適當的幫助和鼓勵。在與大偉商量後,宜君率先捐出一筆數目不小的金額,作為清寒學生獎學金的基金,期能拋磚引玉。學校的同事知道後,也有多人響應,每人每個月從薪水中,提出一點錢存入基金,如此在學期開始時、在歲末年終時,就可以資助清寒學生的生活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