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5日

四個女人 連載十六



四個女人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廷宇接著又開口:
「繼恭還說,西藏密宗的活佛仁波切,都是轉世來的,言談中滿是景仰與崇敬。」
「但是我仔細的想了想,我們不都是轉世來的嗎?」
「只要是有情眾生,上至皇帝老子,下至販夫走卒,乃至蟻螻,哪一個不是轉世來的。」
「都是前一世死亡,捨掉前一世的身體,然後再出生到這一世,取得另一個全新的身體,這就是轉世啊!」
「可是為什麼密宗的轉世就這麼吸引人?」

仲年思考了一下:
「主要是他們會在認證轉世的過程中,摻雜一些傳說,包裝上一些神秘的色彩。」
「這就是利用群眾心理,越是神祕,就越能激起群眾的好奇與興趣,這樣就能產生吸引的效果。」
「而且越弄得莫測高深,也越容易掌握群眾。」
「所以密宗的信徒看到轉世來的仁波切,都要行跪拜大禮,乃至心甘情願的,奉上大筆大筆的金錢供養,因為他們都以為自己供養的是一位『活佛』。」
「你想!這後面潛藏著多大的好處,只要被認證成為一個轉世來的活佛,那地位、名聲與金錢就都跟著來了,而且擋都擋不住。」
「所以你想,在轉世認証的過程中,一定避免不了你爭我奪的權力傾軋,這背後的暗潮洶湧,應該不是外人所能稍稍了解的。」

廷宇點頭贊同仲年的看法,又接著說:
「難怪以前西藏的達賴喇嘛,在轉世認證的過程中,常常出現各方角力的情形。各方各自認證一個小孩,堅持自己認證的小孩才是真正的達賴喇嘛轉世,而拉鋸不下。最後還得勞動中國的皇帝,以『金瓶掣籤』的方式,抽籤決定。」

仲年笑著說:
「這不是很荒謬嗎?如果達賴喇嘛真的是,如同他們所宣稱的,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以正法明如來觀世音菩薩的威德力,卻無法自己證明自己真的是前一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還得要勞動一個凡夫身的中國皇帝,下令以抽籤方式決定誰才是前一世達賴的轉世,你想!這可能嗎?」
「不僅是達賴喇嘛的認證,其他仁波切的轉世認證,因為都免不了牽扯到利益,所以也避免不了人為的操控,在這種情形之下,還能相信轉世來的是『活佛』嗎?」

廷宇說:
「是呀!但這中間的因由與蹊蹺,卻只有少數人才得以知曉。」
「信徒所看到的是,一個已被冠上是某某菩薩,或某某仁波切轉世來的,披著喇嘛服,頭戴高冠,坐在高座上的一個看起來聰明伶俐的小孩。」
「然後被告知,這是某某菩薩或某某仁波切轉世來的『活佛』。當然中間會敘述認證過程中的一些徵兆與神秘色彩的傳說,以取得信徒的信任。」

仲年說:
「對啊!信徒就這樣全盤接受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廷宇又接著說:
「我曾經從一個法官處,耳聞過一個案例。」
「在台北市信義路的一條巷子內,有一對沒受過甚麼教育的中年夫婦,一起在自家一樓經營裁縫業,由於做工精巧細緻,所以生意不錯。」
「有一天,突然來了一個喇嘛,用有極重口音的國語告訴他們夫婦說:『我住在四川,去年到了台灣,前幾天做了一個夢,夢中見到觀世音菩薩,要我到信義路的巷子內找一對做裁縫的夫婦,因為那個丈夫是文殊菩薩的化身,我找了又找,終於找到你們了。觀世音菩薩要我轉告你們,你們要幫助我弘揚佛法,這是你們這一世的任務。』」
「這對老實的夫婦原本不信,但又不知如何應對,這位喇嘛又三天兩頭的到店裡來遊說,時間久了,不免有所動搖,繼而全部信受。」
「最後將自家一樓的客廳佈置成密宗的壇城,讓這位喇嘛開始弘法。」
「開始還相安無事,喇嘛弘他的法,他們繼續做營生。不久這位喇嘛就開始用種種的說詞,要這對夫婦拿出錢財來護持弘法的活動,並要求拿房子去抵押貸款,說這樣做的功德很大,死後一定會生到烏金淨土,在那邊享福無盡。」
「這對可憐的夫婦不疑有他,真的將唯一的一戶房子拿去抵押借款,又向親朋好友借錢,統統交給這位喇嘛。」
「不久,這位喇嘛消失了,這對夫婦也不知從何找起,因為西藏人的名字聽起來都差不多。」
「至此,這對夫婦才如夢初醒,知道被騙了。這還不打緊,又被信徒以詐欺罪告上法庭,理由是,是在他門家將錢財交給喇嘛的,所以他們一定是共犯。」

仲年聽後,直搖頭。

過了兩天,仲年邀念萱與湘雲來吃晚餐,餐後聊天時,仲年敘述了吳繼恭的說詞。當念萱得知過幾天有某一個「法王」,要在林口體育館舉行長壽灌頂時,念萱決定要去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他三人也跟著附議。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