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5日

四個女人 連載十七



四個女人

這天,當念萱等四人到達林口,停好車進入體育館,只聞人聲鼎沸,猶如市集,到處都有披著紅色衣服,穿著拖鞋的喇嘛走來走去。大廳處擺著幾張長條桌,上面放置一些販賣的物品,有幾位義工在幫忙販售。

當她們進入灌頂法會的會場時,於入口處,有人在發給每人一條紅色的布條、一瓶水,及一個紅封袋。四人找了一個視野好一點的角落坐定,念萱環視一下四周,人還真是不少,大部份的位置均已坐滿;再看看前面佈置好的檯子,檯子的前面擺了一大排的花,檯子的正中央處有一張金碧輝煌的高座,想必是「法王」灌頂時要坐的;高坐的後面,高高的掛有一幅巨大的唐卡,唐卡上畫著一對男女坐著相擁的畫;在這幅大唐卡的兩側,也各掛了一幅較小的唐卡,但這兩幅唐卡所畫的都是立相,念萱仔細瞧,瞧出這兩幅怎麼都是青面獠牙的畫像,腳上還踩著人體,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念萱納悶著,心想:
「這跟顯教的佛像怎麼差這麼多。」
「釋迦牟尼佛教導弟子,要離男女貪欲,才能遠離愛水的滋潤,如此才有可能出離三界火宅,那為什麼中間的那幅唐卡畫的是抱在一起的兩個男女,而且女的還裸身?」
「又菩薩戒中有一條『不坐高廣大床』的戒,這位『法王』所坐的顯然是高廣大床,而且還雕刻得金碧輝煌,這樣不會犯戒嗎?除非這位『法王』沒有受過菩薩戒,那就另當別論了。」
「但話說回來,沒有受過菩薩戒的,還能算是菩薩嗎?」
「而且『法王』是佛的另一個稱號,只有佛才能受得起這個尊稱,顯然今天要給大家灌頂的這位『法王』,一定以為自己是佛了,但會有犯戒的佛嗎?真是奇怪!」
「反正既來之則安之,靜觀其變吧!」

過了一會兒工夫,突然響起了樂音,與會大眾全部起立合掌,狀極恭敬,四人為免突兀,亦跟著起立。只見樂音起處,一小隊人馬緩緩朝檯子的方向走去,最前方有一位喇嘛手上拿著一炷香,左右來回的揮動著,後面跟著吹著樂器的十來位喇嘛,再後面走著一位需由人攙扶著的矮矮胖胖的喇嘛,想必這位就是『法王』了,在他的右後方有一個舉著一幅圓形寶幢的喇嘛,這幅寶幢就在這位『法王』的頭頂上不停的轉動著。
「好大的排場!」仲年輕聲的對湘雲說。
「大眾就吃這一套,排場越大,人就會越多。」湘雲回答。

好不容易總算等到『法王』坐上了那張高坐,那些樂器手配合著『法王』手上不停變化的手勢,與搖動的鈴聲,又開始吹起了樂音。只見『法王』念念有詞,中間會穿插一些口白,經由翻譯者翻譯,只見與會大眾一會兒將紅布條綁在臉上,遮住自己的眼睛,然後『法王』念念儀軌後,要大家將紅布條拿下,說這是象徵去除了無明,一會兒要大眾倒出一點兒水瓶的水,灑幾滴在自己的頭上,說這就是灌頂,但大部份的時間都在呆坐。

最後總算灌頂完畢,不知何時,在『法王』的高座前方的地上,已經擺放了一個很大的箱子,上書「功德箱」三個字。原來剛剛進來時,義工所發的紅封袋是要裝錢供養『法王』用的。

四人趁著大眾魚貫上台供養『法王』時,離開了會場。於回家的路上,四人的心情都有說不出的沉重。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