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

年輕人的智慧

離開高中畢業的時間點到現在也已經有十來年的時間了,偶而會抽些時間回到母校探望社團老師,同時也有機會和現正就讀的學弟妹們溝通一些想法。曾經在幾次言談中,提到藏傳佛教是以男女雙修法為修行主軸的邪教本質,引發小學弟妹們對這件事情好奇連連。覺得這真是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教派啊!
藉著這樣的議題討論,我把自己收存的有關藏傳佛教男女雙修法的資料帶給他們看,例如:尖瑞出版的《圖說唐卡男女雙修》,也順便和學弟妹們討論藏傳佛教「性交修行」的荒誕邪惡之處
在一段的熱烈討論過程中,每個人都表達出自己對藏密的一些想法,談得熱鬧非凡,在他們敘述個人想法的言論中,不難發現到,在他們未曾接觸過藏密的邪教導之前,如果能夠提供修行的正確見解與判斷方法,其實正邪之分真是顯而易見的。
因此,這也引發了我想把這樣的談話內容公諸於世,讓人們在尚未接受藏密的邪毒之前能秉持著智慧的心作出明智的判解,而不至於誤入歧途啊!
小茹:「你們看這唐卡,好噁心喔!他們那様(男女雙修)怎麼會有人相信啊?」
我說:「還是會有人相信啊!而且騙財騙色的事件一直持續不斷的上演著。前一陣子,新聞也有報導啊!。」
曉誌:「他們那樣好變態喔!你看他們這些神像看起來都好恐怖!」
文森:「哪裡啊!我看不太懂吔!」
士全:「就是這裡啊!你沒看到兩個沒穿衣服的男女抱在一起喔!」
文森:「哪裡?我只看到他們臉好恐怖,很多隻手。」
啟能:「這裡啊!你看這個是女的,她沒穿衣服,還跨坐在男的身上。」
文森:「喔!我看到了,真是好噁喔!」
士全:「你看這個更噁心,不但沒穿衣服,完全沒有遮掩,兩個就赤裸裸的抱在一起。」
小茹:「對啊!好噁心喔!真的是超級變態吔!」
曉誌:「而且滿恐怖的,他的身體為什麼是藍色的啊?!」
我說:「他們說那是普賢王如來!你們覺得 佛菩薩會是這樣嗎?感覺好像是妖魔鬼怪的樣子。」
啟能:「是啊!真的是很奇怪!」
我說:「他們都說透過男女和合交歡可以成佛。真叫做『鬼扯蛋,吹牛不打草稿』,你知道這『普賢王如來』的梵文是什麼嗎?叫做A-D-I-B-U-D-D-H-A,又稱為阿低不達。」
文森:「學姐,阿低不達?是不是阿哩不達?就是我們常說的阿哩不達?」
我說:「BIN-GO!賓果!答對了!正是這不三不四,不倫不類、不像樣的意思!由於流傳的時候,大家都不太清楚正確的念法,現在總算是真相大白了:阿低不達!」
小茹:「不會吧?我們祖先很早就知道這樣的噁心的假仙的佛?」
我說:「你說的對極了!但更正一下,這尊佛是編出來的,沒有這樣的佛。因為太荒唐了,亂抱亂搞性交,所以我們有懂得梵文的先人看不下去,就直接將這梵音變成『不像樣』、『不像話』的諺語。」
我又繼續說:「其實你們大概也想不到:最近學姐才知道聽人家在傳一個消息,你們知道這位『普賢王如來』抱的女人叫做什麼名字嗎?」
小茹:「學姐,我們猜不到,你趕快說!」
我笑笑了說:「叫做『亥母』,這個『亥』是甲乙丙丁的亥,動物就是豬,所以我們祖先很早就將這完全不懂得倫理的女人,稱之為『豬母』,就是她很『骯髒』啦!跟這樣亂七八遭的人一起亂搞。」
我再嚴肅說:「其實,沒有人喜歡受騙上當,因此很多信徒是很可憐的,他們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啊!就像現在的你們,如果我沒有這樣向您們作正確的解說,很有可能有一天你們也會有人受騙啊,你們說不是嗎?
小茹:「好理加在喔!不然不知道哪一天真正會出代誌,去信那個邪教,真是找死啊!如果是這樣,那應該要把他們統統抓起來啊!」
我說:「困難的原因就是受害者往往是躲起來而不敢向社會大眾宣告啊!但是,現在會有越來越多性侵的案件浮上台面讓人們來作揀擇啦!只是,真的有很多婦女根本就是把自己封閉起來,有的受不了沈重的傷痛,只有住進療養院,一生也就這樣被喇嘛們毀了,有時候想想,真的很不忍心……
小茹:「是啊!他們好可憐……
曉誌:「啊!我想起來了,之前有聽過新聞報導。喇嘛被捉姦在床的新聞。」
我說:「是啊!他們搞性侵說是在修行,還破壞人家美滿的家庭!其實一陣子就會有一些事爆發出來。只是人們是很容易遺忘的。而且有一點事不關己啊!你們看像辦那個西藏展,還公開展出雙身像,很多人完全不知道,還誤以為那些都是是神聖的聖相啊!」
啟能:「ㄟ!對了我媽媽也有去看吔!」
我說:「那你回去問你媽媽就知道了,裡面真的有很多雙身像。你千萬要記得告訴你媽媽不要被誤導了。」
小茹:「學姊!那達賴喇嘛也是這樣嗎?」
我說:「大家都覺得達賴喇嘛得諾貝爾和平獎,所以他所推崇的密教一定是至高無上絕對沒問題的,其實就因為他頂著那個獎的光環,所以他的錯謬邪思大家也都認為是頂尖的讚啊!這也是偶像崇拜的悲哀,感覺上應該說這樣的誤導,到最後是連他放的屁也被傳為是香的喔!真的就是這樣啦!」
「畢竟人們會因為依憑著『獎』而作出迷思的判斷!所以當他弘傳男女雙修法,有誰敢說他是錯的嗎?常常想,台灣人真是極其善良好騙啊!難怪他老是最愛來台灣,其實是來撈錢的,台灣人的錢實在太好賺了!哪一個喇嘛不是來ㄟ台灣人的錢啊!」
曉誌:「真的吔!上次學姊在圖書館有拿那一本書給我看,他(達賴)說性交可以訓練專注什麼的。」
士全:「胡扯!天下第一歪理,什麼跟什麼嘛!」
文森:「越看越噁心吔!這(書)看一下子人就覺得不舒服!」
我說:「這一本書全部都是作男女雙修圖案的介紹,你們現在看了,就是替自己打了防毒預防針,以後絕對打死你們也不會去中『密教之毒』了,恭喜你們。」
大家眾口同聲說:「是喔!好險喔!謝謝學姊告訴我們這些沒聽過、沒看過的ㄟ!」
我語重心長地拜託他們說:「希望你們還是能幫忙告訴周遭朋友,預先的防範重於事後的治療,所以請大家多幫忙宣導!作作好事喔!」
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好,一定會。」
  
  這些年紀輕輕的小朋友,在看完、聽完解說之後,生起智慧揀擇邪教害人不淺。所以斷然瞭解邪淫之法哪有可能是修行之門呢?此時的我不禁心想「男女雙修是邪法,弘揚性交修行的宗教是邪教」這樣的道理連高中生都能理解為什麼社會上仍有層出不窮的人受害呢?
其實,經過這次的討論之後,我深深明白錯誤的觀念深植下去真是會害死人,尤其在第一時間如果沒有正確的知見來破除邪思,那真是一頭栽進去淫窟,耗盡錢財、時間不打緊,還有自己寶貴的身軀也葬送了。
等到想離開的時候,往往是已經被洗劫一空身無分文,被迫了不敢面對家人、朋友,遠離社會藏躲起來,身心全然籠罩在被殘害的陰影中痛苦度日,真是苦不堪言啊!
想到此,為保護社會善良婦女,滅少受到喇嘛侵害,我們一定要努力的傳播出去,讓更多人知道而不致於受騙受害!這樣才能保護社會大眾,也保護一切我們所關心的人。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