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

司機密大

記得剛踏入社會的自己,懷抱著熱忱理想,對社會的一切人、事、物都充滿了期待.那時候總覺得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對著我微笑.好溫馨喔!有一天下班在等公車的時後,身旁幾位女學生很焦急的說著:「怎麼辦?!要去延平北路來不及了,公車又不來…..」看著她們著急的模樣,心中下定決心,應該可以幫上忙,所以就回應他們說:「我要去北投,可以叫計程車順路帶你們過去好不好?」她們聽了我這麼說,看看我是一個年輕女子,很爽快的就答應一起搭計程車了。
我隨機攔了一台計程車,希望能快速地把她們送到目的地,上了計程車。進入車內聞到一陣異香撲鼻而來,接著再映入眼簾的是許多看起來很神袐的古老神像。計程車司機是一位年約四十多歲,看起來健壯爽朗的男子。我看他車上擺設了許多帶著原始氣息的神像,車上播放著民族風的歌曲。不禁好奇地打開話匣子,向他問道:
我說:「哇~你這銅像好特別ㄟ!」
他滿懷喜悅地回答說:「那是綠度母像,綠度母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心想這看來婀娜妖嬌的女神像,與我過去看到的福慧莊嚴的觀音像似乎迥然不同,因此充滿好奇的問道:「為什麼這跟一般看到的觀世音像不太一樣吔!」
他得意地說:「因為這是密宗的佛像,所以和一般的不一樣。密宗的佛像才是原始的佛像樣子。現在的佛像都是改造過後的了。」
那時我對密教的內涵,完全不了解,也誤以為密教是佛教的一派。司機老大雖然熱心的解說,但是怎麼看這佛像,心中仍是覺得怪怪的。因為家中母親也是拜佛啊!小時候也常跟著媽媽到寺廟禮拜過佛,總覺得佛像應該不是這樣。若要說婀娜妖嬌的佛像,才是佛相最原始的樣貌,那我倒覺得「改造過」的佛像看起來既慈悲又莊嚴啊!當時的我並沒有把這樣的想法表達出來,因為覺得司機大哥如此好意地向我介紹,更基於自己是不懂,也無從談論,因此就靜靜地聽司機大哥一路說著。
也許因為一車都是年輕女孩,所以司機大哥更是刻意展現他學識淵博的樣子侃侃而談,滿懷得意地向我們一一介紹車內擺設的種種密宗佛像。又告訴我們說:「密宗的佛像和法器才是最原始正統的,現代的學佛人並不是每個人都懂。像這樣的佛像才是真正有法力的,我找了很久才蒐集到車上這些東西。我講的這些,懂的人是不多啦!我告訴你啊,在西藏還有一些法器是用人骨做成的,想不到吧!這若是在台灣,用人骨來做,恐怕會被抓去關吧!」「像我就有一個牛骨的。」
這時剛好是亮紅燈,因此他就彎下腰拾起放在腳踏墊上的牛骨法器給我們看。我其實一點也不太懂,但看他卻是說得興高采烈,我也只好禮貌性地對其所示囁囁稱奇。只是心中還是在想:「『屍骨與法器』這實在是不太吉利吧!這是什麼教?哪有用人骨來作法器,超級恐怖的。」
只是又想一想,或許我們就是他所說的那種「不懂」的人吧!只是,他再往下所說的話,卻是一點也無法引起我的任何興趣,因為光是想到骨頭的法器,又看著這種不是慈悲的佛像,實在令我毛骨悚然不敢恭維,雖然他極盡一切方式作各種解釋,我還是覺得無法理解為何慈悲的宗教會和恐怖的骨頭法器連結在一起呢?眼前所見、所聽的完全背離原來對佛教的印象。
他又解釋到:「你聽我放的這個歌!這個歌是一位喇嘛自己寫、自己唱的。寫的是他初戀的時候,和一位女孩的感情,寫得真是好。」「我這裡還有很多情歌都是喇嘛寫的,這都比外面的流行歌好聽多了!」說完後,他得意地拿起錄音帶播放給我們聽。
然而這使我更加疑惑了。心想,佛教不是應該要遠離世間情愛嗎?怎麼這位大哥口中說的密教卻是情情愛愛呢?!在他所表達出來的言語中,稱讚密教裡喇嘛多情愛戀,雖然出了家仍是深情難捨,所以寫下對往日情懷的種種懷念之情,天啊!這真是非常離譜的事啊!我真的越聽越覺得這教一定是邪門啊!實在令人不知該怎麼說?只想說,拜託別再說了,別鬧了,這根本是亂七八糟啊!再怎麼樣這樣的修行法絕對不可能和佛教兜在一起吧!我想,所有的教都不願意和這邪門事兒扯在一起吧!
這時的我想起,小時候看了很多版本的西遊記,唐僧決離白骨精的癡情糾纒,還有古裝片中高僧們清淨離欲的形相深植於心。如今面對這種情感氾濫的情歌,卻說是出家人喇嘛所寫的,這怎麼叫人信服呢?出家人這樣嗎?搞錯了吧!
  經過幾年的日子,我也不曾再去回想這件事。直至有一天的因緣我遇上了曾經教導我高中的美術老師之後,才讓我真正理解這位司機大哥口中所說的「密宗」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的美術老師,是一位學佛的在家居士。每次與她談話總是讓我心生無比的敬重。雖然她十分的慈詳,待人也很隨和,但是卻也不失那一份修行人的威嚴,這次的因緣她隨機告訴我說:「藏傳佛教就是喇嘛教,其實不是佛教。他們所修的是男女雙修性交法門,和佛教是背道而馳。」聽完之後,讓我想起多年前司機老大的許多荒誕之說,這才恍然大悟。也很驚訝在現在社會中,竟然真有如此下流的邪教在危害人們,竟然還包裝得清高無上。
  我的老師還介紹我看一些書,看了以後我才真是明白密教是在作什麼見不得人之事啊!,原來過去那位司機大哥口中所說的「密宗」果然真如其言是極其原始的宗教,乃至於原始到以崇拜「性交」、「性器官」、「髑髏」……等污穢的東西做為信仰的本義,實在是太沒有智慧了。這讓我對這個崇拜性交的邪教起了很大的防衛心,期盼社會大眾能遠離這種污穢的信仰。
後來我又聽聞到許多喇嘛騙財騙色的新聞,乃至於周遭親友告訴我的真實案例,才知道藏傳佛教是一個集體的千年詐騙集團,以能「成佛、得財、去邪、消災」來騙取社會大眾辛苦賺來的金錢和年輕女子的身體。因為從小薰陶而來的「維護正義性格」,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告訴更多人不要被騙。我願意用這一生的生命時間來作台灣人永遠的義工,能救一個是一個,這樣根深柢固的想法會一直陪伴著我,一直到藏密離開台灣,我才能放下心中這塊沈重的石頭啊!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