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遺憾


高中時候,參加社團的因緣認識了一位好友。那時她是一位長得很可愛的高中少女,率直的個性加上清秀的外表和良好的家世,在我們團體中,是很受歡迎的女孩。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和她還談不上是好朋友,畢竟搭不上那一條熱線。
當時我們幾位好友都知道,這位率真的美少女有著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秘密,那就是她有「陰陽眼」。她從小就看得到一些我們一般人所看不到的現象,也曾體驗過自己離開身體,卻能回頭看到自己身體的運作。對於這一些,我們這一群「凡人」朋友,根本是無法理解。但是我們都相信她告訴我們的一些經驗,因為她是個完全不做作、不矯飾的率真女孩,所以她說的話,我們就不會懷疑。
就在高二那年,她遭遇到感情的挫折,受傷的心情迫使她離開了我們的社團,遠離我們這一群好朋友。而讓她情感受傷的介入者,其實也就是我們在一起的好朋友,因為這樣,善良的她選擇成全了他們。
當時的我,懷著疼惜的心情,雖然沒有向她說什麼安慰療傷的話語,卻用盡了一個禮拜的零用錢為她買了一束美麗清香的花送給她。那是一份表達關懷的心意,心中充滿的想法是希望她知道,這世界上還有我知道她受委曲了。然而我們仍然沒有特別的互動與聯絡,或許那樣不堪的情感傷痛是我們都不願去提起的一切吧!
就在高三畢業時,她做了一件令我難忘的事。她請花店送了一大束價值不斐的紫色玫瑰花到我家,卡片中流露的話語是:「在她最痛苦的時候,她領會到我的『情義』,對於當時我伸出友誼的援手,她銘記在心。」
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勝於當時我送給她那一束花的溫馨之情,感動的心思難以忘懷,因為當時以我在貧民窟的家庭環境中,一大束的紫色玫瑰花,是充滿無限的驚奇與喜悅啊!心中暗自歡喜,覺得自己應該是做對了一件事情,因為當朋友需要安慰扶持的時候,我及時伸出了援手,讓這位在感情上冰封痛苦的女孩,心中浮現一絲絲陽光溫暖了她的心。
後來,我們並沒有繼續聯繫,因為自己習慣於一個人過生活,鮮少主動聯絡朋友。記得在大三或大四的那一年,她聯絡了我。我們約在咖啡廳見面,彼此訴說著各自的生活狀況。
她說:從那傷痛之後自己重新擁有新的感情生活,接觸了宗教,也遇上了其他的種種事……等。而她這次會約我見面的原因是希望自己能夠重新面對那段她不願想起的往事,藉著這次的面談,意味著她今後就可以坦然的面對了,看著她堅定的決心,替他感到一陣欣喜,畢竟走出情感的傷痛絕非易事,而她能做到了,身為好友的我當然是為之又憐又惜。
她還向我說她一直有一個願望,就是她希望能成為「修羅」。聽到她這麼說心中感到無比震驚,心疼這位好強又受傷的女子雖然遠離傷痛的歷程,但是對於人生的際遇卻無法釋懷,所謂:「水人沒水命(台語)」套在當時面對的她真是有幾分神似與黯然。萬般不忍的勸請她早日捨離那願望,千萬不要因為情感的傷痛打擊,扭曲人生的價值。把自己困頓在不可彌補的痛苦中無法出離。
進入職場以後,她又一次的主動聯絡我,聊聊彼此的近況。看她容光煥發的樣子,心中頓時放下長久以來牽掛的重擔,她擁有了婚姻和孩子,衍然是一位小貴婦的模樣,幸福洋溢在她臉上,書寫著甜蜜的字眼,讓我分享到那份人生中的甜美果實流露出的怡人滋味,是多麼快悅歡欣啊!淡淡的咖啡香伴著她富貴不嬌的氣質著實也吸引了我多一分的羨慕之情啊!。
後來的談話中,她說在生活中鬼神的問題還是一直困擾著,不曾停斷過,長期以來這苦惱折磨著她,讓她生不如死。而其實這也是當初朋友離開她的原因,因為朋友處於無法繼續傾聽她所陳述出來的種種煩惱。她說到此,我很憂心她的處境,但這卻也不是我能幫忙的領域。只能愛莫能助地聽著她繼續說,她說她現在修學的是密宗,教導她的一對夫婦對她很好。
我聽完之後心中萬分焦急,因為當時的我對密教的邪淫本質,已經有了初步的了解。我趕緊對她說:「密宗都是在傳雙身法,你千萬不要學啊!」她說「是啊!密宗是在傳這種法(男女雙修)沒錯!但是我沒有學。因為教我的師父對我很好,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學下去。」
聽了她的這番話,我深深瞭解她受制於師傅對她的所謂「好」,而不想遠離錯誤的邪淫之教,仍然願意讓自己陷在修雙身法的密教中不想脫離,縱使我說破了嘴對他來說也是枉然,因為她所依止的是不可抵抗的上師,即使明知是火坑,她還是要往裡跳,當時的我雖然一如往昔的伸出了疼惜她的雙手,對她來說卻是無動於衷!因為這一次她是不想從邪淫之法走出來吧!欲言又止的話語深藏心裡不敢脫口而出,只怕驚嚇到她,或是如果她強加辯解不肯接受,談心的快樂愉悅不就雲霄霧散徹底毀滅了,礙於不想破壞那樣的相談甚歡也就放棄了努力勸離密教的深切願想。
過了一陣子,至少是幾個月後的事吧!那是我最後一次遇見她。在一個活動的場合中。因為我是活動工作人員,有職事在身,互相見了面打了一聲招呼,也無法多談。一轉身,她進入活動場所了。剎那間的那一見,所看到的她,真讓我驚嚇不已,因為她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我幾乎是不敢認出是她啊!。
回想著,才幾個月之前所看到有著幸福婚姻和美貌外表的小女人,如今卻成了若似重症病人般的倦容,灰白枯乾的膚色和著削瘦下垂的五官,幾乎讓我無法確定是她。這絕對不是一般病患的模樣,就像是邪惡摧毀了她原本善良清新樣子,取而代之的是對生命的低頭不語,臉龐表露出歷經苦難滄桑的悲哀神色,天啊!這怎麼會是她啊?是誰把您折磨成這模樣?告訴我啊!此時的我,好想衝進去找到她問個清楚啊!
心如千刀萬剮在絞痛著,那匆匆一見卻留下永遠的遺憾,她的人生正在遭受密教的侵害,而她無法提起和密教搏鬥的勇氣,只得還是留在那兒任喇嘛踐踏。原本她就有著和鬼神相應的特異體質,在密教學了咒術和鬼神相應法之後,種種的侵擾無疑是雪上加霜。她為自己選擇了更為沈痛的日子過著,而未來的苦痛之路將是更難行走。
常常在發放文宣的過程中,回想起這段往事,心中的自責不斷,如果我在第一次的見面中能不斷地告訴她,或許還有機會救護這位好朋友,然而解救的機會就在不意之間流逝了,她就在我原本能引導的範圍下而淪墮了。
是因為我無力解決她受鬼神干擾的問題,也因為當時我對藏傳佛教邪惡本質所知不深入具足,更或許是自己自私地忙著過自己的生活,沒有進一步的再去關心她的人生……
但無論如何,我都知道「這次我沒有救到自己的朋友」。她就在我能力不足、關心不夠的情況下受害了。這一次,我知道自己錯了!
那雙曾經支援的雙手消失在我們之間,成了斷線的風箏在天空飄啊飄,卻是不知她所歸何去?現在的自己,只求再一次的因緣重現,我一定會拼了命向她說個清楚明白,好友!我祈求再一次的相見,能讓我再次的伸出您所熟悉的一雙手拉拔您,無論如何!這是我對您的一份承諾,縱使您會再次地拒絕我,我仍然願意為您而說,一直說到您離開密教的淫窟啊!
我不再退卻與自私,我寧願選擇面對您!向您說「對不起」!也不願意此生再也沒有機會救護您!當我面對陌生的人們送達遠離藏密的文宣之時,所想的是對您的一分愧疚之情,深深的遺憾讓我更加努力投入保護婦女的行列心不動搖,因為我相信有很多婦女需要我們的救護遠離喇嘛的侵害啊!
好友!多麼希望您能聽到友情真心的呼喚,如果您已經修了雙身法,也不要害怕來不及回頭,只有離開了才會沒事,是他們害了您,如果您還繼續留在密教中讓他們永遠的邪淫了您,那才是我最痛心的事啊!
這一生對您的遺憾促使我更要勇敢地走下去,努力向人們宣導密教的騙財騙色之真面目,只求您聽我說一句話:「趕快離開藏密邪淫之毒。」無論您如何責怪我,或是痛罵我,我都願意接受,只要您能遠離藏密的侵害啊!
雖然在過去的日子裡,您我的友情像似呼之即過的列車從身邊疾駛而離,我們都來不及在甜蜜溫馨友誼的呵護下度過,曾經錯過的歲月與日子,我不敢渴望逝去的溫馨友情會重新再來,但是在此時此刻,我認定了,您最需要的是在這世界上我曾經給予您唯一的安慰與鼓勵,那刻畫於心的記憶無可忘懷,請您一定要相信啊!這次!我絕對不會再吝惜任何一點滴可以為您而作的任何機會,這一生我願意再次的為您付出,只要您肯再一次的讓我見到您!您可知道?我在多處遍尋您跌落在密教裡的神傷足跡,想到您正面臨的種種摧殘與傷害,我又是如何能安心的過著日子呢?
好友!苦難不堪的日子終究會過去,您曾經勇敢的從被好友背叛的苦痛中走出來,相信這一關您一定也能過,雖然您曾經作了錯誤的選擇步入密教的騙局,但那不代表您必須痛苦一輩子啊!只要您肯即時回頭,您的家人、朋友、、都在殷切等待您的歸來,只要回來就好!所有的屈辱還給喪盡天良的人渣,那群不是人的喇嘛騙徒終會有報應的,他們不該欺負了您!作賤了您!您是多麼善良幸福的女孩,他們毀了您,就讓他們付出代價。
真誠的告訴您!您不需擔心害怕!保護婦女的義工們就是要來收拾這些喇嘛敗類,一定要把他們趕出台灣,誓不罷休,您等著看!我們個個都不怕這邪惡的淫教,絕對把他們一個個丟回去西藏吃自己,他們在台灣大肆撒野狂撈錢還性侵女子,幹了多少惡事,人人得以譴之,好友!為了您,為了千千萬萬的婦女,我們一定要這麼的作下去,把喇嘛們在台灣種下的敗種連根拔起,讓永遠的台灣再也沒有喇嘛的痕跡,把他們從台灣的歷史刪除,為台灣婦女雪恥是我們的責任啊!
懇求您!您一定要相信昔日的好友絕對不會欺騙您,是喇嘛們騙了您啊!也請您相信!我會為您而戰,直到您離開了密教不再受到任何的傷害,我才能放下心來!只是我還必須繼續走下去,台灣還有無數的婦女需要我們的拯救出離藏密的魔掌。
好友!無論您要怎麼的責罵、、、,我仍然永遠等著您回來啊!讓我為您撫平不盡的傷痛與不幸,重新展開您的人生,在解救自己之餘,也請伸出您的雙手解救仍在密教淫害中的女孩吧!讓我們一起努力救救台灣婦女!
風箏啊!如果您找不到回家的路,仍然要努力的尋找,千萬別放棄啊!請您別藏躲起來暗自哭泣,您的淚水會讓我心痛,可知道嗎?我一直在尋找您、、、,或許循著您的淚水痕跡,有一天我會再次的看到您,無論您成了什麼模樣,您是我心目中永遠不變的「好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