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0日

我的秘書

兩年多前的一天午休時間.辦公室走進來一位女士,抬頭一看,喔!原來是已經退休的秘書來看望我們,由於以前大家都共事一段期間,所以我趕緊起身泡了一杯咖啡和他閒聊起來,之前曾有耳聞他在修學「密教廣論」,心裡想,還是問一問他的狀況如何,畢竟這也是一個救護他的好時機啊!沒辦法!實在是不忍心眼睜睜看著他還繼續在邪教裡浮浮沈沈,不知出期啊!
我說:「你還在學廣論嗎?」
秘書微笑著說:「是啊!」
我鼓起勇氣說:「吔~可是你要小心喔!密宗他們都是在教修雙身法.」
秘書說:「我知道啊!可是我們法師沒有教我們那個部份.我們是學前面的部份,雙修那部份我們沒有學.」
我說:「可是那個法最後都是要叫你學金剛乘,金剛乘就是要男女雙修啊!我看你還是不要學密宗啦!」
秘書:「不會啊!我們只要不學男女雙修的部份就好啦!」
我說:「可是這樣的邏輯不是很奇怪嗎?學法一定是有一個目標啊!而密宗的終極目標是修雙身法,而且也不是由你來決定學或不學,到時候上師看上了你,你會覺得自己是光榮無比,因為你被選中了,其實,那就是要和你上床不是嗎?有什麼修行可言呢?」
她面有難色的說:「我們不要批評別人,這樣會有罪過.我們只是要學廣論前面的部份就好了.其他的部份我們不要批評.」
我說:「啊!什麼是前面的部分?是他們騙財騙色的前奏曲嗎?先教您對上師畢恭畢敬不得違抗,上師叫你吃屎你也必須恭恭敬敬吃下去,因為上師的話是不可抵抗的,你不覺得自己是讓那些喇嘛們耍著完的嗎?難道你沒有智慧判斷嗎?明知道修雙身法是邪淫法,自己還願意留在那兒等著或燒到身上來嗎?」
看得出來,她在我的追問下,有些抵抗的情緒卻也是無言以對.因為修雙身法的本質其實也是她所排斥的邪法,她明知道無法自圓其說卻是也有無奈的表情在告訴著我.因為她真的無法自己啊!她是一位人人稱譽的老好人,這也是他沈溺在密教理不得脫離的原因!因為他說不出口所以也就走不了,只是讓我深感同情的是,一個在優質傳統觀念下成長的保守婦女,竟被教導成「保留式」的接受以「性交修行」的教派,邪惡洗劫了善良道統的本質,令人不禁感慨啊!
就我個人來說,因為聽聞過許多邪教害人的事件,因此對各種宗教教義的接受,就會帶著比較多的保留.雖然我相信良好的宗教,能帶給人很多正向的力量.但其教義,卻必需是建立在人倫道德的基本面.如果教法是淪喪人倫背棄善良風俗的邪教,讓自己趣向輪墮,這樣的宗教不是太愚昧無知了嗎?這種看法並不是對宗教的苛求,卻是因為相信正派宗教的本質應該是引人向善,而不是讓人墮惡的.正派宗教的神祇、佛、菩薩總不會期望信徒越來越不守人倫,越來越淫亂吧!像藏傳佛教這種大力鼓動信徒「性交修行」的「神」,不如說其本質應該是妖魔鬼怪所混充的吧!實在應該望之卻步啊!
這種不符合人倫道統、善良風俗的藏傳邪教,在社會中無止盡的蔓延開來,更讓不肖宗教的喇嘛、神棍們私慾得逞。若我們再沈默的縱容喇嘛們以所謂的慈悲智慧來偽裝騙取,卻是隱藏「性交修行」的邪教本質,那台灣不就要淪陷於「慾火燃燒」的火海中嗎?喇嘛們被披露了性侵事件之時,總是辯稱說:「他不是喇嘛!」,再來就是快馬加鞭讓他短暫的消失在台灣,這是喇嘛們的一貫伎倆,在台灣有很多達官顯赫夫人深受其害,只是礙於顏臉不敢公諸於世,相信您們多少也有耳聞吧!
想到我們的朋友或親人,以及社會上善良虔信的廣論信徒們,總是被灌輸「你不遵從上師的教法,就會下地獄!」或「你批評密教,就會下地獄!」的恐嚇言語,就更覺得我們應該擔起提醒民眾「小心邪教」的社會責任,期望能藉讀享杯的文宣的宣導,讓社會大眾能對密教的邪毒升起一分警覺,不再去接受這「似好實惡」「表善質邪」的密教廣論了。
祝福台灣善良的人們珍惜您的善良,千萬不要讓藏密淫毒殘害您的一生!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