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

四個女人 連載十三



四個女人

當湘雲在見到詩涵的時候,心頭不禁一震,詩涵與三年前的模樣差別太大了。三年前那位意氣風發,氣質嫺雅的女子不見了,出現在湘雲面前的是一張愁苦的、蒼白的臉龐,透出一分的憔悴。

「妳一切都好嗎?」湘雲關心的問
聽到湘雲的話,詩涵的臉色更黯然了,沉默了許久,方才開口:
「我很後悔三年前沒有接受妳的提醒。」
「當時我一心一意想著去尼泊爾閉關修行,因為我的上師跟我說,只要好好修行,這一世就可以即身成佛。」
「雖然妳提醒我,要我多考慮考慮,但我心想,這麼好的機緣怎麼可以輕易的放棄。所以我還是跟著我的上師飛到尼泊爾了。」
「就因為這一個錯誤的決定,讓我掉進了萬丈深淵。」

然後詩涵娓娓道出了她這三年中生不如死的經歷。

在詩涵隨同她的喇嘛上師飛到尼泊爾後,住進了在加德滿都大佛塔附近的一間藏密的寺院,他的上師是這間寺院的住持。寺院裡外充滿著一股酥油燃燒後的氣味,由於沒有通風的窗戶,空氣混濁。大殿中供奉著高大的蓮花生大師的塑像,以及幾尊歷代傳承上師的塑像。

詩涵被安排住進了大殿後方的一間房間,裡面有一個雕刻精美的佛龕,一格一格的供奉著藏密的各種本尊,牆上也掛滿了各種本尊的唐卡,房間內並放有一張床,床上有一張小桌子,上面放了一些藏密的儀軌。詩涵被告知這個房間就是她的關房,一個禮拜後,仁波切會為她舉行一個閉關儀式,到時詩涵就可以開始閉關了。

在尚未正式閉關前,詩涵可以自由的到處走動,所以詩涵會到加德滿都最有名的大佛塔前,逛逛佛塔四周一家挨著家一家的藏密法器文物店鋪,也欣賞著加德滿都牛車與人車爭道的街景,雖然空氣中滿佈楊起的灰塵,晚上回去漱洗時,臉上與鼻孔都是黑的,但是因為心中有個期盼與希望,所以詩涵可以忍受。唯獨讓詩涵不解的是,詩涵被嚴重的警告,在寺院內的某幾個處所不能去,否則會受護法神的制裁,詩涵雖然納悶,但心想反正不去就是了。

一個禮拜後,仁波切為詩涵舉行了一個閉關儀式,儀式後詩涵被告知三年中不得踏出這個房間一步,三餐會有人送來飲食,每三天也會送澡浴的水,房間裡有一個桶子,可以裝排泄物,每天早上會有喇嘛來處理。然後仁波切交代詩涵,每天要修四加行,每個加行都要圓滿十萬遍,而且每天不得中斷,如有一天中斷,就得全部重來。然後房門就被從外面鎖起來了。

「當時我還滿心歡喜,不知道其實我是被軟禁起來了。」詩涵忿忿的說

從此,詩涵就在這一個狹小封閉的房間內開始了閉關的生活,每天很認真的觀想上師相應法,觀想供曼達,念金剛薩埵咒,做大禮拜,一心一意的希望自己趕快圓滿十萬遍的四加行。因為離台來尼泊爾閉關之前,詩涵已經將花店頂讓出去的一筆為數不小的收入,全數供養了仁波切,並交代母親三年內按月匯一筆款項入仁波切的戶頭,用來支付詩涵的生活費用,所以詩涵開始的時候,倒也覺得安逸。

如此過了三個月,有一天一個喇嘛來通知,說仁波切明天要來傳授詩涵即身成佛的法門,詩涵聽了,滿心期待。到得隔日,仁波切進了詩涵的關房,關房門隨即被關了起來,仁波切開始對詩涵講授「樂空不二」的法,告訴詩涵說,藏密最高深的法,就是佛父與佛母的雙身法,透過雙身法,可以生起大樂,如果能夠一心住在這個大樂中,不起一絲妄念,讓念頭空掉,就可以證得報身佛的果位,而即身成佛。但這個法不是一般的修行人可以修的,尤其是佛母一定要經過嚴格的挑選,而能夠被選上成為明妃的,是至高的榮耀,也是上師所賜與的莫大加持。

仁波切又告訴詩涵,說詩涵已被選為明妃,可以有資格與仁波切合修即身成佛的雙身法。詩涵聽得一愣一愣的,然後仁波切就一步一步的指導詩涵,如何配合修這個雙身法,等詩涵意會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性侵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