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3日

進口來ㄟ見笑代 第二十集



第二十集刊頭
阿珠說道:
「我的先生前些年到大陸經商做生意,我必須留在台灣照顧小孩,婆家也不希望我跟著到大陸,那時候先生不在我身邊,我又擔心他的生意作的不知是好或不好,當時的心裡一直有很多的牽掛,透過朋友的介紹,我就信了喇嘛,那時候幾乎天天往共修處跑,一開始想讓自己能有心理上的寧靜,另一方面想幫先生求財運,心中有著種種難題,更想藉著喇嘛自吹自噓的神力來幫忙我,沒想到喇嘛根本是個大騙子,和詐騙集團又有什麼兩樣?只不過喇嘛是西藏來的混混罷了。」


阿珠繼續說道:
「第一次朋友帶我去的時候,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尤其朋友一直慫恿著告訴我說,喇嘛是有法力的,可以有方法幫我解決困難,也因為這樣的崇拜心理,讓自己走入的喇嘛騙財騙色陷阱中,完全不自覺自己是被喇嘛色魔含在嘴裡的一塊肉,哪有可能被吐出來呢?」


阿花姨專注的聽阿珠繼續說著:
「其實喇嘛看上的是必須具有姿色的女人,我的朋友因為是長得圓圓滾滾的樣子,所以根本不被喇嘛看上,喇嘛也不會對他有興趣,朋友也就不知道喇嘛下流無恥的行徑,尤其當喇嘛知道我又有錢,那更是羊入虎口,完全任其擺佈,哪有逃脫的機會,因為喇嘛的手段並不是三兩下功夫,所有騙財騙色手法堪稱詐騙第一名,吃人連骨頭都啃了,現在想想,我真是恨啊!」


阿珠再說著:
「一開始,聽到喇嘛上師的名稱總覺得是尊貴令人崇拜,所以我是帶著恭恭敬敬的心投向喇嘛,沒想到讓喇嘛作賤了我、侮辱了我,害得我現在是有家歸不得,有苦說不出,無臉見家人,您說這些喇嘛還算是人嗎?」


阿珠忍不助抽泣著說:
「您知道我付出的代價是多少嗎?光是買天珠就花了100萬元,還有難以計算的供養金,問題是,我所付出的是對於喇嘛的恭敬供養,沒想到,喇嘛不但沒有讓我的先生回到我身邊,還慫恿我離開我先生,我向先生拿了一筆贍養費,全部交給了喇嘛,還讓喇嘛糟蹋我,您說說看,這是何等的喪盡天良啊!」
此時的阿珠,因為所受傷害實在太悽慘,放聲而哭,坐在一旁的阿花姨聽著聽著,眼淚也不自覺掉下來了。
阿珠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哭泣的女人多麼希望不再有人受害,也唯有透過讀享杯部落格來向天下人告知喇嘛惡行,期待這樣的傷害能在這間早日結束。
(全文完)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