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7日

四個女人 連載十四



四個女人

從此,只要仁波切沒有離開尼泊爾去其他地方弘法,就會每天入詩涵的房間修雙身法,開始時詩涵還信以為真,以為真的如仁波切所說的,只要一心一意住在性高潮中,就是「樂空不二」,就能即身成佛。但是隨著時間日久,詩涵不禁開始懷疑,自己每天跟仁波切修雙身法,但是為什麼煩惱不僅沒有減少,反而還更重,每次修完雙身法後,都筋疲力竭,只想好好睡上一覺,這樣怎麼叫做成佛呢?

然後詩涵就開始觀察仁波切,是不是已經成佛了?並仔細回想,從以前到現在,跟仁波切的所有互動過程,發現仁波切也有貪欲,也有瞋心,也貪著美食,跟一般人並沒兩樣,只是善於掩飾,不容易被覺察到罷了,根本沒有成佛。

當詩涵體認到這一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騙了,於是提出提前出關,返回台灣的要求,但不被應允,由於房門被反鎖,詩涵的行動被控制,無法如自己的意願,從此詩涵就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了。一直到滿了三年,由於詩涵的母親,透過別人來電詢問詩涵何時出關,詩涵才得以離開尼泊爾返台。

談到此處,詩涵已淚流滿面,抽抽依咽咽的繼續說:
「回台後,我母親覺察我整個人都變了樣,不停的追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母親有心臟病,我不敢告訴她真相,她如果知道了一定承受不了。」
「現在的我,事業要從頭做起,也不知道如何自處,需要藉由醫生的處方才能稍稍好過。」

聽完詩涵的告白,湘雲也跟著詩涵傷心掉淚,好好的一個女子,就因為信了藏密,以為藏密是佛教,以為修習藏密可以即身成佛,身心竟受到這麼大的傷害,陷入如此的困境。

14.


仲年和念萱湘雲三人,坐在中正國際機場入境大廳的椅子上,不住的盯著入境閘門的開合,三人的臉上都掩不住期待與興奮,因為她們即將見到闊別多年的宜君了。

宜君已於十年前在美國拿到了博士學位,並與同樣是台灣的留學生王大偉共組了家庭,由於要等大偉拿到學位後再一起返國,所以宜君畢業後先留在美國密蘇里大學擔任教授一職,並繼續協助威爾森教授做漢學的研究,期間曾多次陪同威爾森教授到中國大陸蒐集相關的資料,也慢慢的建立了宜君在學術界的地位。

大偉是學電機的,博士學位拿到後,在美國西門子公司擔任高級工程師,與宜君兩人育有一子一女,生活安定規律,且收入優渥,本應可以繼續留在美國生活,但兩人老覺得不踏實,思鄉的情懷揮之不去,且雙方父母也漸老邁,幾經商量,終於下定決心辭去美國的工作,居家遷返。宜君將受聘擔任台灣大學中文系教授,大偉則進入一家民營公司擔任主管一職。

閘門開處,終於見到了宜君一家四口,仲年與念萱湘雲三人,快步迎了上去,四個情如姐妹的朋友,又抱又跳,心境突然年輕起來,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

宜君回國後,住在溫州街的學校宿舍,大偉雖然初次見到宜君的這三位知交,但因為常常聽宜君提起,也不覺得陌生,漸漸的,除了仲年與廷宇的家,宜君與大偉的家也變成了大家聚會的場所,常常大家會在週末時,各自準備一兩道菜,攜至宜君或仲年家聚餐,暢談各自的工作與生活體驗,遇到生活上的不如意,也會互相打氣鼓勵,同時念萱也會將她學佛的心得,提出來與大家分享。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