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

進口來ㄟ見笑代 第十九集



第十九集刊頭

其實在阿珠學密的過程中,被騙走的不只是錢財,更為悽慘的是他所付出的代價是自己身體被喇嘛糟蹋侵害了,耗損傷害不只是物質,更沈重是精神所受創傷耗弱,那將是心中永遠無法磨滅的陰影與傷痛

這是阿珠這麼多年來心中一直無法擺脫的痛楚,面對行俠仗義古道熱腸的阿花姨,讓阿珠很想一股腦子說出自己慘痛的遭遇

正當阿珠在醞釀全盤拖出恐怖事實的情境下,熱心的阿花姨細心覺察到阿珠臉上顯露一陣陣欲於言說的神色,馬上問阿珠說:
「你是ㄢ怎樣?有啥米代誌你講給我聽啦!甭憂頭結臉啦!」

這下可慘了,阿珠還沒說半句話,就唏哩嘩啦哭了出來,發出哭泣的聲音,完全不可遏止,阿花姨看到這幕情景,先是愣住了,緊接著趕緊說:
「好啦!好啦!你先別夠哭啦!你用講ㄟ,我才會知恙。」
阿珠拿起自己包包內的手帕,擦拭著雙眼流落下來串串淚水,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提起傷痛的心來敘述過往的不堪往事,阿珠說:
「其實我現在要告訴你的事情,並不是只有我受害,還有很多女人都是受害者,只是大家根本不敢說出來,怕被別人恥笑,更怕被人知道自己的醜事,所以就一直藏在心裡不敢公開講出來,到後來,有的女人還必須住進醫院接受精神治療,真是很可憐。」

阿花姨聽了整個人跳起來,大叫著說:
「這是啥米世界?是喇嘛作那種見笑代,應該不敢見人、不敢講出來的是那種垃圾人,那ㄟ是給害的你們不敢講出來,應該要講出來給大家知恙,才不會有查某人又給喇嘛糟蹋啦!」
阿珠瞭解心直口快的阿花姨並無惡意,接著說:
「你講的並沒有錯,只是我們的家庭在社會上都是有頭有臉的,尤其我們都受過高等教育,更不願意被人指指點點,也只好忍氣吞聲了。」

阿花姨展現一股怒氣噴放出來,說道:
「講到你們這些讀書人,書到底是ㄚ怎讀?讀到給那種不像人的骯髒鬼把你欺負,你們還不敢把喇嘛的見笑代講出來,ㄚ泥是叫做別人的查某子死不了,你知恙沒?」

阿花姨心有不甘的繼續說:
「喇嘛到底是ㄚ那給你凌遲,你詳細講給我聽啦!」
阿珠在阿花姨的關切問話下,也想把這麼多年來的傷心往事說給阿花姨聽,由於阿花姨是一位陌生者,對阿珠來說是沒有壓力的,排除心裡那道防線,可以毫無心防的說出,應該是件暢快的事情。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