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3日

婚姻受害者



美美是我多年的同事,平日上班時間內,美美只做自己份內的事,即使有空檔也不太願意幫忙別人,她有自己一套的生存規則──見風轉舵、適時打官腔以及舌燦蓮花的空口好話。同事都不想多花時間和美美計較,大家一致的反映都是──美美比較自私,所以處處包容美美,閒暇時還是會邀美美聚一聚,但是美美總有不同的推託之詞,久而久之,美美和同事間便漸行漸遠。

美美常說自己這輩子不想結婚,婚姻是羈絆,不能讓她隨心所欲的過生活。問她想過怎樣的生活?美美便岔開話題,說自己買了貴重的健康食品帶回鄉下孝敬父母;問美美平日父母親在鄉下生活是誰在照顧?美美說下班後,要去某個弱勢團體做義工;問在弱勢團體幫了什麼忙?美美略過這一問,時間到打卡下班去,這就是美美平日的言行,大家對美美似乎很熟悉,卻又是很陌生。

美美辭職不久後傳來喜訊,美美結婚了!美美不是獨身主義者嗎?對象是誰?對方怎麼會和美美閃婚?一連串的好奇疑問,讓辦公室頓時熱絡了起來,一陣討論美美結婚話題,嘰嘰喳喳的聲波在耳邊此起彼落,顯然大家對美美結婚一事關切不已。

事隔多年,採購部門亮玲過來開會,問起美美此人如何?同事說:「麼怎會突然問起此人?美美已經離職很多年,幾乎沒有人知道她的訊息。」亮玲說:「美美的先生是她國中學長,婚後美美把老實的夫家鬧得雞犬不寧,美美不要生孩子、不去上班、整日批評夫家的不是,對學長的朋友叨唸不停,嫌東嫌西,凡是學長身邊的一切人、事、物、沒有一件事情是符合美美心意的。」

亮玲還表示,美美趁著先生上班時間,天天到○○道場的基金會做義工,她在家門口,貼滿了符咒,房子牆壁也貼滿了密宗法師的相片,先生請她拿掉這些符咒和相片,美美冷眼對待不予理會,先生動手拆下,隔天美美又悄悄的將它復元。美美經常在假日跟著基金會到郊外溪流放生,先生說她破壞生態,美美說學長沒有慈悲心;美美還經常跟著基金會在半夜做火供,學長說火供儀軌太奇怪,美美卻說可以增福增壽增富貴。

美美先生因為晚婚,又愛面子,隱忍再隱忍,忍無可忍之下提出離婚,美美便大吵大鬧,還如數家珍般一項一項說自己為家庭所作的事情。她還說離婚可以,拿一千萬現金和一棟房子來,便簽名蓋章。但先生一個人上班領的固定薪水,維持一個家庭的開銷和照顧父母親,已經是極限了。美美滿口虛偽的夫妻尊重和孝順長輩,只要出門在外,美美八面玲瓏,熱情應對眾親朋好友,一副好妻子、好媳婦的形象,一旦結束聚會進入自家門時,一副全天下人都對不起她的不滿言論,開始一一點名滔滔不絕的批評先生所有的親朋好友。

亮玲不平的說:「學長請教過律師,想透過法律程序辦理離婚,律師評估學長的狀況表示,在台灣有信仰自由,有言論自由,美美優秀的陳述能力和演戲天份,老實的學長不是美美的對手,除非美美有明顯重大過失,不然在法庭上勝訴機會不大。對於美美生活中無法溝通又迷信密宗、排擠夫家和朋友的自私心態、不合群愛強詞奪理怪異個性,於法律上無法有效適時的解決他們婚姻的現況,因此,學長現今每天在無奈的在吵鬧壓力中持續婚姻生活,雖然居住在同一空間,只能採取消極做法,各過各的生活。」

聽完亮玲的陳述,大家搖頭默然,不知道美美有這麼多怪異行徑,難怪美美不喜歡和同事做進一步的生活分享;美美張貼密宗師父相片在居家牆上,她能得到什麼?美美完全迷失在密宗師父虛偽的個人崇拜伎倆上;美美門口貼滿符咒,顯示虛偽的美美心中害怕自我消失,顯然美美不是個聰明人;美美去溪流放生,完全不懂放生的真義;黑漆漆的夜裡不是鬼的天下嗎?美美半夜火供,拜的是什麼呢?美美要先生支付她生活一切的費用,忍受她無理取鬧的精神煎熬,亮玲的學長是婚姻中的男性受害者啊!

美美迫害先生的例子,告訴天下男、女性朋友,不管是在擇友或是選擇婚姻伴侶時,一定要停、看、聽,小心謹慎確認對方人格、思想及信仰是否健全,才能確保未來人生之路平安幸福!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