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日

偷心賊



沈教授一如往昔進研究室教課,但神情異於昔日的開朗,課堂中仍舊有條不紊地將生理解剖學教得生動有趣,讓學生很容易理解授課內容,教授今天授課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課堂中沒有高談闊論發表診治實例的評論。下課後,教授匆匆地離開教室,走進研究室關起門,研究生沒人敢隨意敲門,大家心中都害怕會無緣無故被教授的情緒波及。

昔日沈教授的學生,如今幸為沈教授的同事──楊晉教授,看見昔日恩師臉色凝重,關心的趨前敲門,沈教授開門請楊晉入研究室,二人坐定後,沈教授搖頭並深深的嘆一口長氣,方才說道:「楊晉,如果你一輩子心血都花在培養孩子的教育上,孩子學成歸國後,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跑去藏密道場出家了,楊晉!你會怎樣看待這件事情?」在一連串的對話後,楊晉方才了解教授沉重的心情。原來,沈教授的女兒從小書念得好,一路順利讀到大學畢業,順理成章地到國外讀研究所、讀博士,父母親全力資助女兒在國外的花費,每月省父母自己,捨不得讓女兒吃苦,女兒也順利讀完博士回來並已在大學教課,正值人生青春巔峰,前途一片光明之際,女兒突然的向家人宣布她要出家,這無疑的是在父母面前丟了一顆震撼彈,難怪沈教授無法承受。

自從女兒出家後便和家人斷絕聯絡,楊晉陪教授尋訪愛女,從北到南,由東到西,只要有一點點女兒的訊息,教授立刻前往,但結果都令人失望,掛著五色旗的密宗道場,嚴密防範讓沈教授不得其門而入,即便律師界和警界人士也束手無策。教授好端端的一個女兒,彷彿在人間蒸發──不見了。為了尋找女兒,教授心力交瘁,身心受到很大的折磨,在這段尋親的日子裡,彷彿瞬間衰老,老態龍鍾的身影走在校園裡,令人見了為之鼻酸。

將心比心,相信很多人都會為教授的遭遇抱不平,若換作是您,您是否會對「所謂的藏傳佛教」升起疑惑呢?教授的女兒是個人才,長得年輕貌美,正是密宗喇嘛「祕密修行」與「擴展國際資源」的上上之選;博士是專業人才,但其社會經驗無法與其專業畫上等號,單純的心極易讓密宗的甜言蜜語攻破心防,心甘情願進入道場,上師再以其懷柔手段與邪法義無形軟禁並利用其專才與身體,讓她失去自由與人權而不自知,終至同流而不敢言。

您說,這樣可怕的宗教豈非邪教?政府對邪教密宗的教義未曾深入了解,才會讓這群特定團體在台灣猖狂,台灣的父母們請您們為自己的孩子把關,站出來抵制密宗的惡行邪思。

有人說密宗才不是如上所言般的作為,那麼請問:「您富有嗎?您年輕貌美嗎?您有權勢嗎?您有社會地位嗎?」密宗最喜歡攀附權貴與美色,您若不是上述之人,在道場裡一樣可以進出,美其名修道,其實是為這群違反人性的密宗喇嘛服勞役和奉獻少許金錢,終其一生無所獲,您接受這般結局嗎?對與錯需要智慧做選擇,請您審慎思考比較,才不會誤人誤己。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