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8日

寫給讀享杯



之前在路上拿到一張讀享杯的傳單,使我想起一段往事,藉此抒發。
我是知識份子,大學畢業,年輕時就擔任過獅子會會長,在同業界中小有名氣。

家裡神桌上雖然奉祀著神像和祖先牌位,但我很少上香祭拜,總認為那是迷信,做人只要不做壞事、安份守己即可。為了維持身體的健康,我每天除了固定的運動外,對於修鍊氣功也頗有興趣,朝陽功、九九神功等皆有涉獵。

十多年前某日,好友來電告知大陸有一種練功方法能治百病、重病、絕症等等。基於好奇,我邀了幾位朋友(有些是癌症患者)一同遠赴大陸取經治病。

在那兒幾天我們一行人學了一些功法──氣功,那位老師說他是無神論者,是在某個機緣下觀世音菩薩傳給他的。

這位氣功老師為我們講解功法,內容既豐富又難懂,但其中最令我震撼的是其中說到:「藏傳佛教──密宗是『邪教』…」。並且還在課後又做特別的強調:「密宗的勢力很大,說密宗是『邪教』這話時要特別小心。」後來我們又陸續去了幾次,而每次都會給我們做這樣特別的叮嚀。

至於密宗是「邪教」的理由為何,當時雖然不清楚,但我是「謹記在心」,從來不敢忘記。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不間斷的跟朋友說:密宗是「邪教」,這話是觀世音菩薩交代的。

密宗為何是「邪教」?我的這個「謎」始終存在,一直到遇著「婦女保護團體–讀享杯」的志工親手遞給我一張傳單,及簡短交談後,我才恍然大悟。

原來「藏傳佛教–密宗」的修行者,經常假藉「修行之名」,而行「性侵之實」。最可惡的是,他們還把「性侵婦女幼童」美名為佛教的「無上瑜珈」,說與之「性交」是一種很特別的修行法門!難怪層出不窮鬧上新聞版面的「佛教法師性侵事件」大都與「藏傳佛教–密宗」脫不了關係。

我向「婦女保護團體」志工多要了幾張DM(用完了只好去影印),交給我的親朋好友,作為以前常向他們宣稱「密宗是『邪教』」的佐證。並且時常上到「讀享杯」網站,以便對於密宗能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直到今日,對於觀世音菩薩所說「藏傳佛教–密宗是『邪教』」的說法已然獲得證實,但我心中仍然納悶:這種「誘騙別人妻女而行奸淫」的宗教在這個民智已開的台灣社會怎麼還會有人相信?而大有為的政府又為何不加取締,任由善良婦女同胞身陷被性侵之險地呢?

現在,看到穿著密宗服飾的喇嘛們就覺得──想吐!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