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4日

從「人獸交」談起


網路新聞中有一則報導:
「…在巴西地區竟有高達35%的農村子弟,曾經與動物「嘿咻」,其中動物種類包括驢、牛、豬、雞,甚至還有其他動物。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一項研究內容指出,巴西農村男子獸交頻率從每月到每天不等;根據統計,曾與動物性交過的男性,感染性病機率是其他男性的2倍,患其他性傳染病的危險更高。這項針對49219-80歲男子的研究中,就有118人罹患陰莖癌。」

這新聞讓我想起小時候,ㄧ群婦女圍繞溪邊洗衣的場景,三姑六婆們你一言來,我ㄧ句回的把溪邊吵得熱鬧非凡,女人們笑成一團,每每發現她們的笑聲裡帶著濃濃的曖昧,當時年紀小,問大人們笑些什麼?得到的回應都是這麼說:「不關小孩的事,如果聽見了,乖乖的忘了它。」我真的乖乖的,從來不曾提起,彷彿沒有聽過這件事。

曾經聽過的事情,遇見同樣的事情,即使事情隔了三十年,塵封的記憶依舊不經意流露,這則網路新聞報導讓我終於明白那年三姑六婆說些什麼──有人曾經看見放假的軍人,因為沒有娶妻生子,躲在樹叢裡和母犬作人獸交,還說出是誰家畜養的母犬,如何如何。

新聞內容對應昔日記憶的內容,心中突然湧起一陣悲傷難過,我為人的愚癡感到難過,即使民智已開,仍有這類事情的發生,是慾望作祟沖昏了頭?還是人的心裡對獸類有遐想?如此低級卑劣的行為,人怎能承受起自封為萬物之靈的稱號?

這些天報導聖德禪寺創辦人聖輪法師性侵案,為什麼一位出家法師會犯下如此嚴重破壞人倫、違犯法律的事?深入其背景得知,這位法師早在1998年即已被認證為「貢噶仁千多傑仁波切」,還舉行了坐床大典(表示是“正港”的,不是自己封的),說穿了聖輪就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明打著佛教法師,暗地裡幹著密宗淫行;從很多不時出現的仁波切買春、性侵、壞人家庭的新聞及西藏密宗無數猥褻的圖騰、教戰手冊,即可斷定西藏密宗是個淫亂的邪教,不只淫人妻女搞10P甚至行人獸交,而此聖輪法師正奉行著西藏密宗的教義,悲哀呀!

於情上,西藏密宗是無情的組織,專搞破壞家庭之事;於理上說西藏密宗是違背善良風俗的團體,所做的一切違背傳統倫理道德;於法上說西藏密宗是搶人妻女、詐人財物的犯法者;於醫學觀點而言,西藏密宗的雜交人獸交是病毒、是細菌、是性器病變的散播者。但西藏密宗把一切不合世間情理法的作為,冠以佛教名相硬ㄠ,為自己不合理的行為辯解。

孔子曰:「人之於禽獸幾希?」人和禽獸的不同,就在廉恥之心,像西藏密宗這般雜交,不分母女、姐妹、親師、人獸一體享用,像聖輪法師把弟子、信徒都抓來性侵,還美其名為心靈對話,這種作為,還算是個人嗎?

人都有慾望,但是當慾望升起時,轉個彎想想──我做人該有的基本條件是什麼?才不會枉費人類自稱為萬物之靈的封號。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