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

四個女人 連載二十六



四個女人
念萱看著子衿氣呼呼的臉,是又心疼又好笑,為了要救這位女孩離開虎口,念萱決定告訴子衿藏密喇嘛教的最大騙術。所以念萱又開口說:
「你知道藏密喇嘛教修種種的法,最終就是在為修雙身法做準備嗎?」

子衿一臉茫然,問說:「甚麼是雙身法?」

念萱說:「雙身法就是男女性交合的法,簡單來說,就是男女發生性關係。」

子衿驚呼:「甚麼!男女發生性關係,有這樣的事?太離譜了吧!」

念萱: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藏密的唐卡,有很多都繪有男女相擁交合的像?」
「妳曾經對這個起過疑惑嗎?」

子衿:
「有啊!我也曾經起過疑惑,為何本尊懷裡都抱著一個裸體的女人?」
「而且我也問過中心的喇嘛,他們的答覆是說:『佛父代表方便,佛母代表智慧,佛父與佛母相擁是一種象徵,表示智慧與方便雙運,也表示樂空不二、樂空雙運的最高境界。』」
「說實在的,我根本不知道甚麼是方便?甚麼是智慧?甚麼是智慧與方便雙運?」
「更搞不清楚甚麼是樂空不二與樂空雙運?聽喇嘛這麼說,我就想可能是我的程度太差了。」
「而且喇嘛還說唐卡只是一種象徵,不是真實的情況,所以我就相信了。」

念萱笑笑說:
「你又被騙了!妳真的是太好騙了!」
「再問妳一個問題,你注意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藏密的女信徒,或男信徒的妻子,被喇嘛性侵害的性醜聞嗎?」

子衿:「有啊!可是中心的喇嘛們都說,這個性侵婦女的喇嘛,不是真的喇嘛,是假喇嘛,只是披著喇嘛服的不肖之徒。」

念萱不覺笑出了聲:
「妳真的太單純了,這麼容易相信喇嘛的話,喇嘛隨便說說你就相信了。」
「告訴妳!這些性侵婦女的喇嘛都是真的喇嘛,只是爆發性侵醜聞後,這個喇嘛所屬的團體就趕快跳出來,聲明性侵的喇嘛不是真的喇嘛,以此手法來撇清關係與責任。這是他們慣用的手法與伎倆。」
「然後性侵女信徒的喇嘛,就匆匆的離開台灣。」
「等過了幾年,大家慢慢淡忘了,再到台灣來,甚至改個名字,又以一個新的姿態出現,然後聲稱他這幾年都在閉黑關,已經圓滿了甚麼甚麼法,唬得信徒一愣一愣的,反正誰也搞不清楚,因為無從求證嘛!」

念萱停頓了一下,接著說:
「其實藏密,上至達賴喇嘛,中至仁波切,下至小喇嘛,他們私底下都認同喇嘛是可以與女信徒發生性關係的。因為喇嘛教的本質,本來就不離雙身法。」
「但是他們也知道,這個雙身法是違背了社會善良的道德風俗,所以都偷偷摸摸的修,不敢公開。」
「當性侵的新聞壓不住後,他們處理的模式都是這個樣。」
「所以我說他們是一個有組織的詐財騙色的集團,我這麼說是有根據的。」
「就如同妳剛剛說的,他們主張『樂空不二』、『樂空雙運』,這其中的義涵妳知道嗎?」

子衿搖頭。念萱接著說:
「喇嘛教其實不離印度教的性力派,他們追求男女交合時的性高潮,認為這就是最高的『大樂』,如果能長時間的保持這個性高潮的『大樂』,而且在這個『大樂』中,能夠保持一念不生,體會一切皆空,就是『樂空雙運』,就是證得了『樂空不二』,他們自栩為這就是証得了報身佛,已經即身成佛了,並封給與他們交合的女性為『佛母』的稱號。」
「妳說,荒謬不荒謬!」

子衿聽得目瞪口呆,好像被嚇到了,半响,才吐吐舌頭說:
「難怪喔!我聽中心的其他師兄姐說,烏金仁波切有三個佛母,一個在不丹,一個在尼泊爾,一個是美國人。每當烏金仁波切離開不丹和尼泊爾,到其他國家去弘法的時候,就由這位美國『佛母』陪伴,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而且,我也常常覺得中心的喇嘛看我時都怪怪的,好像我是一絲不掛似的,那種感覺很不舒服,我還告訴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原來他們心術不正,真是好險啊!」

念萱:
「據我的了解,他們修雙身法的對象又叫做明妃。他們在藏地物色修雙身法的明妃時,通常都會先選擇年輕貌美的,最好是十六歲以下的處女,因為處女於第一次時會落紅,他們給取了一個荒謬的名稱,叫做『紅菩提』,而喇嘛在性高潮時之精液就叫做『白菩提』。在喇嘛與這個明妃第一次雙修前,會在壇城前先舉行某種儀式,然後在眾喇嘛的念誦聲中,在搭起的布幔後面、壇城的下方,進行男女交合的雙身法,他們又給雙身法起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名稱,叫做『男女和合大定』。」
「等完事後,再將男精與女血混合成『紅白菩提』,賜予與會的喇嘛們食用,他們說這是最高的秘密灌頂。」
「子衿妳說,男精女血跟『菩提』有什麼關係?雙身交合淫欲跟『大定』有甚麼關係?性高潮的『樂』跟成佛有甚麼關係?藏密竟然可以濫用佛法名相到這個地步。」

子衿早已聽得目瞪口呆,被嚇到了。

念萱又繼續說:
「這些奉行雙修法的藏密喇嘛們,離開藏地到其他國家時,為了怕觸犯當地的法律,大都不敢找未成年的少女當明妃,都會相中稍有姿色的女信徒或男信徒的妻子,然後私底下慢慢的灌輸當『明妃』是一種至高榮耀的觀念,很多人都在這種迷惑下遭到了性侵,事後才驚覺被迫害了,但又不敢聲張,只好淚水往肚子裡吞,如果再被先生發現,那就連家庭都跟著破碎了。」
「妳說,這些女人可不可憐,不僅身心嚴重受創,還要揹負家庭失和、破裂的原罪。」

念萱接著說:
「所以我說藏密是一個詐財騙色的有組織性的集團,一點也不為過。」
「令人悲哀的是,絕大部份藏密喇嘛不會認同我這句話,因為他們從小就沒聽聞過真正的佛法知見,不知甚麼才是真正的佛法,從小就被灌輸、被洗腦,認為只要照著藏密的儀軌念誦、觀想就是修行;努力將藏密宣傳出去,就是在弘揚佛法、救護眾生;藉由修雙身法達到『樂空不二』,就可以即身成佛。自己淪為這個騙財騙色集團中的一份子,猶不自知,如此一代一代的流傳下去,邪知邪見就越來越堅固,終至不可扭轉,想來真是令人唏噓啊!」

子衿:
「對啊!我看那些喇嘛真的是中毒了,不僅不知道自己身受毒害,還努力的要別人也跟著中毒,真是可憐!」

談到這哩,也到了餐廳打烊的時間,念萱與湘雲心知,已經將這個女孩救離了虎口,子衿已經免疫了,不會再受喇嘛教的荼毒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