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7日

四個女人 連載二十二



四個女人
在台北市郊區的一所高級的私人療養院裡,住著兩個頗受矚目的精神病患,受矚目的原因是,這兩個病患是一對長得很漂亮的母女,前後住進這一所療養院。而每個禮拜,都會有一個中年男子來探視這對母女,這個中年男子穿著不俗,身材微胖但不掩其英挺,看得出是事業有成的商人,但他黯然的神態中,卻透露出深深的落寞與無奈。

原來這位中年男子姓趙,一年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大陸經商,留下四十來歲的妻子,與正念大學,花樣年華的女兒在台灣。由於長年不在家,與妻女的互動不多,心裡覺得有點虧欠,所以這位趙姓商人提供妻子充足的經濟,錢財的使用完全不加以限制。因為經濟優渥,加上趙太太保養得宜,雖然已經四十幾歲了,但外表看起來猶如三十來歲,頗具姿色。

在妻子還未發病前,他曾經偶而聽妻子提起,妻子皈依了藏密的某某仁波切,由於趙先生自己也不懂,心想學學佛也不錯,至少妻子的心靈有個寄託,所以也沒有反對。慢慢的,趙先生發現妻子常常開出金額不小的支票,詢問之下,才知是妻子用來供養他的上師,或者是用來護持藏密中心。趙先生知曉後,提出反對,要趙太太不要拿出這麼大的金額,但趙太太堅持這是用來護持佛法,只要有能力就應該盡力護持。由於太太的堅持,趙先生也只得妥協。

後來,趙太太待在藏密中心的時間越來越長,只要仁波切到台灣來弘法,趙太太就會全程作陪,甚至仁波切到美國或加拿大去弘法時,趙太太也會跟著去。雖然趙先生對此頗有微詞,但因為人不在台灣,鞭長莫及,也無可奈何。

過了一陣子,趙先生才知道,原來妻子也已經把女兒,帶到中心去皈依了這位仁波切。從此母女兩人就常常進出這所中心,只要有灌頂法會,母女倆一定參加,而且也去做了幾套藏族婦女的服飾穿在身上。

這樣過了兩年,有一次,仁波切又到台灣來灌頂,由於趙太太一時有事走不開,就吩咐女兒先去中心頂禮仁波切。當天晚上,女兒回來進門時,沉著一張臉,趙太太也沒有覺查到,然後女兒進了浴室洗澡,過了兩個小時才出來,哭喪著一張臉向自己的母親說:
「我覺得我好髒,怎麼洗都洗不乾淨,整瓶的沐浴乳都用完了,還是洗不乾淨。」
趙太太一臉詫然,驚覺事情不對,直問女兒發生了甚麼事?女兒也不答,只忙著翻箱倒櫃的尋找沐浴乳,然後又關進浴室內,直到天亮才回到床上昏睡過去。

從此趙家女兒,就每天不能自主的不停的洗手,不停的洗澡,甚至洗到皮膚都破了,還是不停的自言自語:「我好髒!我好髒!」

趙太太看到女兒如此,就到中心去問仁波切,到底當天發生了甚麼事?沒想到仁波切竟大剌剌的說:
「我對妳的女兒特別加持,當天給她最殊勝的祕密灌頂,她已經成為我的明妃。這是一般人求都求不來的,妳們應該感到榮耀與高興才對。」

趙太太聽後,震驚不已,跌跌撞撞的離開中心。回家面對如此失常的女兒,內心愧疚不已,又不敢跟趙先生提及。只能每天帶著女兒尋醫,希望藉由醫生的幫助,恢復女兒的健康,無奈女兒不僅毫無起色,甚且日復一日的加重,一不注意就跑到街上,見人就傻笑,並翻尋垃圾桶內的食物吃。趙太太心裡也受著極度的煎熬,從此晚上睡不安穩,精神也開始耗損,最後不得不跟趙先生提起女兒的異常,當趙先生從大陸趕回來時,見到了自己的女兒變成這副德性,內心的傷痛真是無可言喻,只好聽從醫生的話,將女兒送進了療養院接受治療。

但屋漏偏逢連夜雨,趙太太由於內心的極度愧疚與煎熬,不久也出現了精神異常的現象,由於趙先生無力照顧,最後也只能送到療養院接受治療,趙先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只能提供她們最好的醫療照護。

一個好好的家庭,就這樣破碎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