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2日

四個女人 連載七



四個女人

8.

飛機降落在中正機場的跑道,機輪觸地的一震,讓湘雲回過了神。機上服務人員待大部份乘客都下機後,推過來一部輪椅,仲年協同郭伯伯,將右腿上了石膏的湘雲抱上輪椅,推出了機艙門。

入了關,見到已等在入境大廳的念萱,念萱緊緊的一抱,這一切盡在不言中的關懷與疼惜,令湘雲掉下了眼淚。

湘雲回台後,住進了台大醫院複診,除了郭家父母照顧外,念萱是每天下課後,都會從學校一路走到台大醫院去看湘雲,陪她說說話。但湘雲的心情還沒有從悲傷中走出來,只要一想到紹銘就悶悶不樂,沉默不語。念萱就會將學校的見聞與趣事,描述給湘雲聽,隨著念萱唱作俱佳的敘述,湘雲偶而也會開顏而笑。

一日,病房只有念萱與湘雲二人。念萱趁此機會跟湘雲說:
「人生本來就是很苦的,縱然有時候會覺得有一點點的快樂,但背後緊跟著的就是苦。」
「你看!世間人一生中都在追求名與利,在追求時,要汲汲營營,處心積慮,是苦;如果追求不到,心裡煩惱忿恨,也是苦;縱然如願追求到了,雖然當時很快樂,但要緊緊守護,免得失去,亦是苦;有一天如果守護不住,失去了,那更是苦啊。」
「失去紹銘後,你應該更能深刻的體會甚麼是苦?這就是所謂的『愛別離苦』。」

念萱看湘雲默默的聽著,於是又接著說:
「佛經上說,除了愛別離苦外,還有許許多多的苦,生老病死的過程中都離不開苦。所以受苦的不止你一人,每個人都有苦。」
「妳的父母現在也在苦當中啊!看到自己的女兒走不出傷痛的陰影,你想,他們能不苦嗎?」
「你應當要有這樣的體認,既然每個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苦,那妳的苦也就不算甚麼了。」
「也為了不令你的父母,繼續因為妳而受苦,你一定要振作起來,恢復信心與精神才是。」

念萱的這番話,湘雲聽進去了,精神慢慢的恢復了,飲食也漸漸的增加了。

湘雲出院回家休養後,慢慢的恢復了閱讀,並開始試著翻譯英文的文學著作。這中間,仲年與念萱仍然輪流抽空來陪湘雲;並透過越洋信件,告知宜君有關湘雲的變故,由於湘雲已恢復了大半,所以要宜君不用擔心。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