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四個女人 連載六



四個女人

宜君到了美國後,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屋子,為了適應當地的生活,買了一部二手車,每個星期會開著這部車,至大型的超市買回一個禮拜的生活用品。當時,台灣的留學生經濟都很拮据,每個人都很刻苦,埋頭苦讀,一心一意想要趕快拿到學位好衣錦還鄉。宜君也不例外,一方面協助威爾森教授收集、整理漢學的資料,一方面攻讀博士學位,生活的步調壓得宜君都快喘不過氣了。

有一天宜君從研究室離開,天色已暗,外面飄著雪,宜君打了一個哆嗦,下意識的攏了攏衣襟,快步走回住處,草草煮了一碗麵裹肚,就埋首於書桌前,準備過幾天要交的一份報告。不久宜君突然覺得冷汗涔涔而下,心臟跳動加速,身體禁不住的發冷、發暈,心想可能是感冒了。於是躲進被窩裡休息,沒想到除了天旋地轉地頭暈,又伴著劇烈的頭痛,想爬起床倒杯水喝都辦不到,身旁又沒有人可以呼叫,只好閉目忍著這不適,漸漸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眼皮不聽使喚的千般重,最後終於失去了意識,不醒人事了。

不知過了多久,宜君看到自己走在一條小徑上,兩旁是濃密的竹林,小徑越來越窄,但又好像沒有盡頭;宜君費力的拖著自己沉重的雙腳奮力前進,但身體越來越重,幾乎拖不動了,此時宜君聽到一個聲音對她說:「回頭吧!不要再往前了,妳的母親在等妳呢!」這時宜君突然驚醒了過來,醒的剎那,不知今夕何夕,也不知身在何處,過了一剎那,才回過神來,看看書桌的時鐘,下午五點。

宜君覺得好像死了一回般,這生命好像是檢回來的。宜君躺在床上,禁不住的感嘆:
「這身體竟是如此的脆弱!前一分鐘還健壯,可以追趕跑跳碰,後一秒鐘就病懨懨的,差點沒了命。」
「生與死的距離,原來這麼近啊!」
「這身體甚麼時候要生病,沒個準兒,由不得你做主!」
「色身無常的道理,我是深深體會到了。」
「很奇怪呢!我昏睡了這麼久,最後還是醒過來了。那如果我沒醒過來,是不是就是死了?」
「那是甚麼力量來讓我醒過來的。」
宜君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個道理,最後決定把它丟開不想了。

宜君的身體還是很虛弱,雖然飢腸轆轆,但無法起來打理飲食,只好繼續躺在床上閉目養息。過了一段時間,門鈴聲響起,宜君如逢救星,奮力爬起來應門,原來是研究室的同學艾德文。

艾德文是宜君博士班的同學,也是一個對中國文化有著高度熱忱的美國青年,尤其是對中國的象形文字更是著迷,非常佩服中國人的智慧,是一個標準的中國迷。艾德文曾經很認真的用不很流利的中文對宜君說:「我相信因果輪迴。我相信人不是只有今生,一定有前世,更有未來世。而且我前一世一定是中國人,只是今生出生在美國,因為我對中國的人事物,都有一分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尤其是書法,更是令我深深的著迷。」

因為今天沒看到宜君進研究室,所以艾德文於下課後,繞到宜君的住處看看。當他看到宜君蒼白憔悴的臉容時,嚇了一大跳,知道原委後,馬上開車載宜君到醫院,還好宜君有學生保險,所以就遵照醫囑,放心的在醫院待了兩天。

宜君出院後,艾德文就積極的展開了追求,甚至搬出了詩經中的:「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來表白心意。但宜君深知,自己的父母都很保守,而且只有宜君一個女兒,決不可能答應她嫁給一個洋人,何況宜君的心還在台灣,她希望學成後可以回到台灣,進入學術界,一方面做研究,一方面創作。所以宜君並未接受艾德文的好意。

為了不令宜君擔心與分心,仲年與念萱,沒有把湘雲在英國發生車禍的消息,告訴宜君。
(待續)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