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8日

四個女人 連載三



四個女人
5.

仲年在就讀台大法律系時,由於位於徐州路的台大法學院,離杭州南路的湘雲家很近,不管湘雲在不在,仲年常去郭家,郭家父母也歡迎這位極具正義感的女孩,把她當女兒般的看待。

由於家境清寒,仲年除了擔任三個家教,籌措自己的學費與生活費外,也常常撥空去土城的少年觀護所,義務輔導不小心誤入歧途的少年;由於仲年的熱情,與真心的關懷,往往能贏得所輔導少年的信任,因此之故,都能接受仲年的勸導,力求改過;雖有些由於習氣太重,有心改過,卻無法自制的少年,仲年也都能耐心的輔導、勸說,希望他門出去後都能獲得新生。

大學畢業後,仲年進入一家位於南京東路的律師事務所當助理,一方面積極準備律師証照的國考。經過兩年律師助理的歷練與苦讀,終於通過了國家考試,取得了律師的資格,就在原來的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的工作。

仲年於擔任律師,正式接受訴訟委託案件之後,於各種形形色色的訟案,看到了各各不同人的面貌,有爭產奪利者,有惡意欺人者,有受冤屈者,有被陷害而百口莫辯者,有蓄意犯案者,有一時衝動犯案傷人者。

曾經有一案例,一名擔任廣告公司的業務員,在同事眼中是溫良和善的人,家庭生活正常,兒子已念國中。一日,這名林姓業務員,騎機車經過林森北路時,將一名王姓的中年男性路人撞倒受傷,因為對方獅子大開口,和解不成而被告上法庭。這位善良的業務員,曾經很老實的告訴仲年:「那天,當我騎車經過林森北路時,看到那位中年人的背影時,突然有一股衝動,想要去撞他,我跟他素昧平生,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衝動,我自己都莫名其妙。雖然當時我告訴自己不可以,但還是不由自主的撞上去了!」

所以仲年常常於,夜深人靜自己獨處時,思惟著:
「這些人之間,過去生中到底有著甚麼樣的因緣糾纏,以至今生必得對簿公堂,瞋目以對?」
「在冥冥之中,一定有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在進行著因果報應的定律。」

又有一個案例,也讓仲年印象深刻。一日,律師事務所分配給了仲年一件受委託的訴訟案件,是一位二十來歲的男子,由於女友移情別戀,因愛生恨,拿刀殺害了這名女子,也上了社會新聞。仲年本來想推辭,不接這件殺人者所委託的訟案,但礙於律師事務所的制度,只得勉強接下。在接下委託的當晚,仲年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年輕女子對著仲年,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哀哀戚戚不停的哭著,由於這位女子頭髮半遮著面,看不清臉容,但仲年直覺這位女孩就是被殺害的女子,於是仲年跟這位女子保證,不接受這件案子的委託後,這名女子才慢慢的消失。隔天仲年到了律師事務所,說出了這個夢境,辭去了這件委託案。
在湘雲搭機去英國留學時,仲年抽空到機場送行,雖然不捨將會有一段時間見不到面,但看到湘雲猶如張滿帆,蓄勢待發之船,將航向遠方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仍於這位摯友予深深的祝福,祝福她一切順心快樂。

一天午後,仲年接到郭伯母來電,哽咽的告知:「湘雲在法國發生車禍,失去了意識,現在仍然不醒人事。家人心急如焚,而湘雲的哥哥現在美國,我們兩老不知如何是好?」仲年當下決定放下手中的工作,陪郭家兩老飛至法國,幫忙處理事務,並將湘雲接回家來,郭家父母感激涕零,不住的道謝。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