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四個女人 連載二



四個女人

3.

三年後,驪歌初唱,四位女孩各自考上了不同的大學。湘雲如其所願的考上了台大外文系,因為她希望未來能到英國去留學,然後從事英文翻譯的工作;對文學創作有興趣的宜君上了政大中文系,想要春風化雨的念萱考上了師大教育系,至於仲年則上了台大的法律系。

四位女孩初嚐大學生活,生活一下子變得多采多姿,各類社團五花八門,忙著認識來自不同地區的同學,台上的教授也不再如高中老師的嚴厲要求,這種被尊重的感覺很好,好像突然長大成人了。

台大與師大本就離得很近,台大法律系雖然不在羅斯福路的校本部,位處徐州路的法商學院,政大位在台北市郊區的木柵,但都在台北市內,所以並不因為彼此就讀不同的學校,減少她們的定期聚會。四人常常相約至湘雲或宜君家,湘雲或宜君的父母如果在家,都會準備豐盛的零食與水果招待,讓她們盡情的笑鬧,聊著各自的大學生活,風趣博學的教授、系上的活動、課業的內容、未來想從事的工作,乃至男性同學的愛慕追求;假日會相約到彼此的學校參加活動,到木柵的山上貓空看夜景,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蝴蝶花廊、擎天崗、絹絲瀑布等,也都留下她們無憂無慮的笑聲與足跡;四位女孩也會相約一起或輪流,到台北近郊的孤兒院,去輔導院內孩童的學業,與他們一起作息,鼓勵他們不要放棄自己的人生。

直至到了大三下學期,各人所學專業領域的加重,以及交友的開闊,不覺漸漸的減少了會面的時間,各自的人生有了不同的際遇與開展。

4 .

湘雲是四個當中長得最甜美的,雖有不少的愛慕者,但都未能打動湘雲的心。卻在大四時,湘雲接受了一個同年級植物系的男生袁紹銘的追求,兩人計劃畢業後要一起去英國留學,待學成後再論婚嫁,並得到了雙方家人的支持與認可。

畢業後由於紹銘要服兵役,湘雲為了等他一起出去,一方面也為了籌措學費,所以湘雲應徵了兒童美語補習班,擔任美語教學的工作。由於湘雲的甜美,加上有耐心,又是外文系正科班出身,所以很得學生與家長的歡迎,不久就成了大家指名要上課的老師。湘雲也能從教學與學生的互動中,感受到一份的成就感,所以在這期間湘雲是很快樂的。要不是已有先前設定的理想要去實現,湘雲也許就會繼續從事這份美語教學的工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湘雲的人生就會全部的改寫了。

紹銘退役後,即與湘雲同時申請上了英國牛津大學的入學許可,紹銘攻讀生物工程學位,湘雲如其所願的攻讀英國文學,兩人住在學校的學生宿舍內。雖然留學的日子很辛苦,但因為有個一起實現理想的伴,能夠互相照應,且對未來有著無限的憧憬與希望,所以心情上是愉快的。假日時,兩人會搭乘鐵道火車,到英國的鄉間走走看看,去體會英國的人文景觀;湘雲也藉著這個機會,去英國文學小說中所描述的故事發生的地點,體會作者的心境,體會當地的風情文物,對其英國文學論文的寫作有著相當程度的幫助。

好不容易兩人拿到了學位,即將回國的前夕,兩人認為既來到了歐洲,卻沒有到浪漫的法國看看,不免遺憾。所以與兩位同是台灣來的留學生,一起計劃到法國走走看看,然後再歸國。四個同遊法國的台灣留學生,開著於法國馬賽機場所租用的汽車,一路暢遊,打算一路遊到里昂,再由里昂搭機返回英國倫敦。怎知世事無常,不能盡如人意,於尼斯往里昂的路上,為了閃避一輛逆向行駛超速而來的轎車,他們的座車當場翻覆。當時位於駕駛座的紹銘,由於頭部遭到劇烈撞擊,當場死亡;湘雲由於坐在右後座,逃過一劫,但失去了意識,陷入昏迷,且右腿骨折,另兩位友人也受了重傷。

當湘雲在法國的醫院中恢復意識,看到自己的父母及好友仲年的焦慮眼神時,恍如隔世。由於車禍發生時,湘雲失去了意識,對車禍以後的事全然不知,所以遍詢紹銘的傷勢,最後所得到的回答竟是:「紹銘已傷重不治。」湘雲當場崩潰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