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2日

看電影



  近半年來,陪家人看了幾部電影:盧安達飯店(美)、握緊生命的希望(法)、帝國大審判(德)、王的男人(韓)、美麗拳王(泰),都很感動。若仔細探討其內容,可說是從不同的角度描寫人性中複雜交織的恐懼、殘酷、渴望、理想、矛盾;而整體的感想是:悲哀、無奈!每個人都活的很辛苦,也很不自主;若依世間的共識,也有一些確定的規範與價值,供我們對人類的行為與想法,作出善惡、是非、侵犯與被害、有罪與無辜等判決;但或許沒有任何人是口服心服的--因為,同樣來自無知不由己的衝動,卻都有理由為自我辯護;而互相歸咎的結果,只讓真相更模糊、人生更苦悶而已。這類問題的解決,部分靠法律、靠道德,而徹底有效的是宗教,在充分的自我認識與心靈淨化中,轉向更寬廣、更智慧的境界,全生命的歸依,就在其中轉向与安住。

  其實,我很愛看電影,從小學識字就愛看,不挑片,有就看。鄉下只有三家破舊的戲院,有時還演新劇、魔術、歌舞團、布袋戲、歌仔戲……。當時我年幼身矮,不必買票,有人帶進場就行。於是,我的父兄鄰居,分別帶我去看不同的片子,幾乎每隔兩天看一片,三家輪流。看成了習慣,就自己去,跟在陌生人後面也進了場。後來長高了,就五角、一元的給現金。讀高中時,借住我家,教我練武的師父,也愛看電影,卻聽不懂國語、認不識國字,就買票請我,不但現場翻譯,回家還要分析、補充;就這樣,幾乎看遍了1967~1973年在我家鄕演過的所有電影,其實也只有國片、日片、洋(美國)片。(小時候,父親常我帶去看新劇,鄉下戲院理的大人愛抽煙,看到激動,還會起立鼓掌或叫罵,我的頭皮、臉頰、肩臂,就被香菸燙出很多大水泡--直到我大學畢業,大部分戲院內還是可抽煙。我喜歡午後窩在沒幾個人的二輪戲院,邊思考、邊看片,偶爾打個盹兒;散場天已暗,順便吃晚餐,然後,回去面對習以為常的現實。)

  成家就業之後,因為工作的性質与電影相近,我還是常看電影,也仍然不挑片;但為了省錢,只看二輪--反正,看多了就內行,不在乎剪片或品質差。有時,也看錄影帶或第四台,重複看兩遍以上,就特別注意其中的細節與結構;必要時,也上網讀專業影評、參考網友討論。不同的人生故事,被不同的導演搬上銀幕,拍(演)的好不好、得獎有沒有,我不從這角度挑剔;我只是借每部戲,經歷(品味)多樣的人生,而人生有高有低、有貴有賤、有豐盛有空虛、有激揚有沉悶,因此,影片也必然有長有短、有好有濫、有深刻有膚淺、有創作有抄襲,我並不堅持什麼理論或偏愛,雖然也會看到打哈欠或不耐煩,但最多嘀咕兩句,還是繼續在別人的生命境遇中經歷、感受、沉思……。

  這世界上有多少人,耗費了多少時間、金錢、與心力,把多少故事拍成電影,給多少像我這種人看;而我每次只買一張票、花兩(三)小時,就彷彿多活了一種人生。值得,感謝。

明.屠隆<曇花記>序:
  以戲為佛事,可乎?曰:世間萬緣皆假,戲又假中之假也。從假中之 假而悟諸緣皆假,則戲有益無損。……且子不知:閻浮世界,一大戲場也!世人之生老病死,一戲場中之離合悲歡也!如來豈能捨此戲場,而度人作佛事乎?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