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8日

「保護女性,遠離喇嘛──謝謝!」

保護女性,遠離喇嘛──謝謝!

喊了一個下午的口號,這句話至今留在舌尖唇際,蓄勢待發──看到任何人,自然就蹦出這串意念:「保護女性,遠離喇嘛──謝謝!」總括了整張DM的內涵。

當時,就是這樣直覺的見人就喊,配合著右手向前伸出、背脊向下彎曲的動作,近乎自動的送出一張又一張「搶救您的摯愛」DM,紙面上的圖案與文字來不及被閱讀、起作用,我的心情已翻了好幾轉……。

54中午1:30左右,我們五個人在「國父紀念館」正門兩側路口、及園內幾個定點,迎向往來如潮水的人們發送DM,淺綠與深褐兩種版本的圖文設計,很精美──封面上「喇嘛」兩個大字,尤其引人注目。

陽光,悶熱,園內舉辦「關懷貧困兒童愛心慈善園遊會」,很多攤位、很多隊伍(中國「童子軍」及「家扶」兩個基金會為主),引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而館內大會堂演出英文版的佛教音樂劇「佛陀傳──悉達多的故事」,更號召了大批的佛教團體與一般觀眾──這樣的天時、地利與人群,激發了我們的熱情,於是,分散在五個據點,殷切的向每一位有緣人遞出我們的關懷與呼籲:不要讓喇嘛們逞一時之快,造成你我身邊女性的一世傷害……。

起初,看著這麼多人,有點心喜、急切,很想一網打盡,彷彿在挽救「保育動物」的滅絕,或預告「世界末日」的來臨:快、快,快接下這張DM,仔細讀!這是身家性命的保險單、救命符──藏密大舉入侵、喇嘛全面滲透,快、快,看清「詐財騙色」的嫌疑犯相貌、以及他們慣用的技倆,守望相助、小心提防,否則,來不及了!

沒多久,汗流、聲啞、腳酸,只發出了100份,而流來流去的人潮,似乎無視於我的存在,輕輕的繞過我,繼續他們的行程與情慾;而我也走走停停的混在其間,心裡想的或許與他們不相應,卻試圖傳送一個危言聳聽的資訊、懇求一個煞有介事的注意。他們不認識我,卻忍受了我的干擾;我也不認識他們,卻虛擬了他們的危機。

就這樣,走到「中山畫廊」前,門口有員工收票,門前七、八位出家師父揹著箱子化緣,入場參觀的人群一波又一波,男女老幼、五顏六色,都拿著票,從台階走上來,更有穿制服整隊而來的;我就站在寬廣的台階上,左右輕捷的移動,彎腰注目、口說手呈,一張又一張的奉送。但是,來者匆忙,多半不及反應,或以為我在發節目簡介;偶有出家人要了一張,好奇的看兩行,又還給我,似乎不關他們的事,還是化緣要緊。由於心念單純而動作忙碌,只覺得一瞥又一瞥的形影從我身旁飄過,恰似從車窗往外看的景物,一閃而逝,卻綿延不絕。「我」與這些人的緣份,或許就是如此這般。

230,音樂劇開演,看戲的人都進場了,台階上下,只剩我與師父們,於是,逛了一圈愛心攤位,穿著童子軍服與家扶背心的志工,把場面炒得很熱鬧、很溫馨,這裡不是喇嘛的地盤,我隨喜的買了一杯冬瓜茶、鼓了幾下安慰掌,就安靜的穿過人群,走出大門,大約觀察了一陣,很多遊客手中拈著我們的DM,真令人感動啊!

我們五人會合討論之後,決定留兩位在此;另三位轉往華納/新光商圈──幾乎是完全不同的場景,「國父紀念館」散發了文化、藝術、悠閒、愛心的氣息;「百貨影城」則充滿了消費、商業、匆忙、物慾的形色。人潮更多,飲食男女的表達更直接,聲色犬馬的欲求,被極致的誇張、鼓舞、縱容,搭配著五光十色的景觀、炫目奪神的產品,而酷哥辣妹、型男索女,辮子燙、煙燻粧、露臍褲、巫婆鞋、紙片身、黑指甲……,成了活動的看板:要享樂、跟流行;不搞怪,沒人愛!這是哪個星球?

我像是來到花都的異鄉人,心中想的與他們全然不同,卻來不及研究這些差異,只管穿梭遊走在不協調的場景中,逆向操作,(有時不小心就檔住他們去路、站在他們面前),打斷他們的思想或談話,溫柔的插播一句口號,短暫的介入他的人生,雖然前後不到五秒,不注意我的存在,也沒聽懂我說什麼,或聽了沒感覺,而有意無意從我手中接下的DM,或許走幾步就丟進垃圾桶,或隨意看了給句而沒在意,或帶回家擺在桌下就忘了,或幾年後偶翻到卻不知從哪裡來……,但是,我們見過了,交換了眼神與訊息,是因緣的開始或結束呢?有待於日後的驗證,然而,我卻始終很感動、很歡喜、很珍惜!就像把一張鈔票塞到孩子手裡,握住他的拳,鼓勵的說:「去,去,做你想做的事!」或是把一封情書放在女友掌中,捧著她的手,深情的說:「來,來,讓我給妳幸福!」

我平時就有收下各種DM的習慣,好讓這些「工讀生」早些完工下班。今天輪到我,卻希望他們多少相信我想傳達的警報。我從每張臉上的表情,感受他們的喜樂與苦惱,或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只要這些臉給我一個「拿來吧」的表色,我便能將DM溫柔的放進他的指掌中,而不須它太費力。有時人多腳快,我只來得及看住每隻手,試探的用「DM」敲開「手掌」,讓直覺反應來「決定」收與不收。每當他們收下了,我就忍不住感動的喊「謝謝!」也不懂自己為什麼如此雀躍,彷彿他們施恩於我,回報了我的關切,成全了我的心願,未來世我們會再相逢,於人生之路上互相扶持!全球六十億人類,我在這裡遇到這些人,雖只是相看一眼,擦肩而過,也是因緣不思議啊,他們給我機會看一下臉色、說一句祝福,送一張DM,不為名利、不因情慾,純是生命中的善緣,難得啊!而由衷感動、脫口而出的「謝謝」,其完整的內容,包含了感恩、滿足、溫暖,以及「你好,別怕,沒事」的意思。偶爾也有害羞、漠或不耐的臉色,我雖不免若有所失、而自我解嘲的心情,但這種情況極少,我也很快就適應了,繼續上路。

看著、說著、發著,手上的DM沒了,袋子也輕了,而暮色掩至,燈光全開,成年有家有業的人,逐漸搭車離去;另一批湧入的年紀更小、精力更夯,情慾世界的ㄧ切,對他們是新鮮的、開放的,無知、好奇、莽撞、愛炫,只想玩,什麼都可以玩,玩自己、玩別人,自己玩、互相玩,身心受點傷,似乎無所謂,繼續玩、甚至更好玩;「喇嘛」是什麼?管它的!好玩嗎?

收拾了行囊,剩下200份,回去吧。再看一眼車流、人群、燈光、招牌,還是那ㄧ句:「保護女性,遠離喇嘛──謝謝!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