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6日

為何在喇嘛廟的寺院外面會有不雅的雕塑出現?

為何在喇嘛廟的寺院外面會有不雅的雕塑出現?
當您看到時,您會不會有這樣的問號出現?

密教的禮拜和祭祀都是根源於傳統的印度民間信仰,並且揉雜西藏地區的民俗,最後變成了任何鬼神,喇嘛們都會禮拜,期望藉著禳祀的儀軌而得到庇佑。


然而佛法是斥責「拜火」、「皈依神鬼」、「血肉祭拜」的迷信,這些兩千五百年前的 如來清淨的法音對於藏密喇嘛來說,早已是充耳不聞,猶如絕響

密教創造了這些神祇和祭拜他們的同時,也結合了「採陰補陽」的「修煉」,這些和古印度、古中國的房中術,並無不同,中國稱之為「鍊丹田」、「不洩精」,著名的《黃帝素女經》的「御女術」就是屬於這類性交之法,這是中國很早就有的書籍,介紹如何性交。

從今日看起來,這性能力的強調是很荒誕不經的,對於一直觀看Playboy雜誌者可能需要,因為他們經過意淫的階段,成為手淫,慢慢地失控,變成早洩、夢遺,不論男女都是不健康的殘害。

然而西藏從文成公主開化以來,到底為何演變成為強調這性交法呢?為何現今許多的喇嘛廟要將男女性器官的石雕直接矗立在寺院旁邊作為標誌呢?


當您不知道喇嘛的底細時,乍看之下,還以為是來到美國伍迪·艾倫Woody Allen所導演的電影的場景中,但喇嘛可真得喜歡這些性器官,而且這些雕像可是比Woody Allen執導這些性愛、性器官、性虐待的影片的時間還要早。

我們在Discovery頻道中,看到許多非洲婦女上半身裸露,如同動畫《嘰哩咕與女巫》中的角色一般,我們都能接受,看影片的同時也會調整自己的看法,知道文化的差異,能夠理解。可是當您看到這稱之為香格里拉的西藏充斥著龐大的下體性器官文化,不免覺得這是一個化外之區,因為公然露出下體,連方才只露出上半身的非洲原住民都無法接受。

然而密教喇嘛到了壇場,跟自己所選擇的異性對象,是直接公開地性交,而且是輪流和別的異性性交,進行所謂的「輪交」,這不免教非洲原住民都要瞠目以對,何況是我們講究禮義廉恥的國度,哪裡不會心驚膽戰。

前些時,藝術大學的簡上淇副教授請來德國的「性交大師」來解釋「男女交戰」,將喇嘛在壇城灌頂所作的事情,將其傳承自印度的性交大法整個完整地擺在大眾面前:邀請與會人員,「男人的金剛杵(陰莖)必須插入女眾的蓮花(陰戶)內,做完後都要重新尋找伴侶配對」,並說每一個人都會配到。這樣尋求性解放刺激的《譚崔瑜伽》是古印度的文化,也是藏密喇嘛性交的源頭,和中國古老又古老的《黃帝素女經》的「性命雙修」是一致的。

傳媒記者以現場「呻吟聲」來說明這不堪入目的「假修行」,但對於這些脫光身體直接輪流性交的喪失廉恥的人說,他們也是聽不進去的。

印度有著五千年的性文化,《印度性史圖鑑:印度性文化的發展與演進》這本書就多少說明了印度的性器官文化的蓬勃發展,也因此即使 如來對於淫慾法的斥責,有了偉大的 佛陀的說法,印度還是無法接受祂的教誨,仍然困頓在欲界的性愛漩渦中。

最終印度的性文化死灰復燃,編造了所謂的《密續》的「偽佛經」,公然和佛法唱反調,但這些聰明狡詐的編造者將其「密碼」放進去,所以外觀是不容易一眼看出來,但對於那些聰慧而接受印度性潮思想的出家眾是頗能理會的。因此在回教還沒有攻打印度之時,嚴守戒律的精神在北印度已經蕩然無存,因為當時的大王信受這男女的性器官文化,大力鼓吹男女欲樂。

西洋的史學家對於這段印度史有過描述,「寺院中的紊亂的男女關係」導致了佛教的衰敗,後世對於印度史沒有涉獵的人,不清楚印度的性文化侵入北印度的佛教寺院,是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當然也無法理解為何「性」在印度是揮之不去的。現今印度最大的觀光景點應該是泰姬瑪哈陵(Taj Mahal)這個陵墓,然而最經典而能夠代表展示印度古文明中最引以為傲的性文化風化區,應該是:卡朱拉候「性」廟 (Khajuraho)。

卡朱拉候廟將傳統印度的性文化雕刻在廟宇上,印度古來是一個融攝許多民間信仰宗教的地區,所以這些「性」是無孔不入地進入印度的各繁雜民間信仰中,印度教本身只是一個後來國際間制定的籠統稱呼。這地方就是以印度的一般人民根本傳統信仰來作為搭建廟宇,艷麗五彩繽紛的神祗、人們、動物互相雜交邂逅的石雕,這是印度最大的淫祠中心,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性文化雕刻的景點,也是喇嘛實修雙身法的源頭。

也就是說印度沒有繼承佛法的修學,所以對於這樣公開展露性器官是覺得習以為常的,因此我們看到美國後來的嬉皮hippy動不動就來個「性愛派對」互相搞,這個和達賴喇嘛所說:在壇場中男女不但是平等的,而且是不能缺少的,是這麼的吻合。

古老的中國從性愛文化中走了出來,離開了欲界的貪愛,接受了孔夫子的教導,發展出中國獨特的禮教而邁向了禮儀之邦,建立了一個禮義廉恥的國度,因此提倡性愛的文學詩詞尚且遭人嫌棄,何況這樣歌頌男女貪愛的淫祠。中國的性交文化後來因為漢朝獨尊儒術,而漸漸地走進了地下成為末流。

後代的道家幾乎都揚棄了這種不入流的男女修行,著名的《全唐詩》記載著一首詩:「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凡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寫這首詩的是呂巖,就是大名鼎鼎的呂洞賓,在修持仙道的過程中,中國走向了清淨修行之路,更何況是清淨無染的佛門出家人。

中國文化拒絕了這樣的性入侵思潮,頂多只剩下擁有後宮佳麗三千的皇帝老子可以不遵守。元明清有許多的皇帝是信受喇嘛的,有的來自蒙古,有的來自西藏。但皇帝老子到底還是不敢觸犯中國禮數,只能私底下搞。

有位宣揚淨土、創立學會的大法師公然宣揚清朝的皇帝有多好,又會每天規定宮廷要恭誦淨土典籍,是多麼有為的皇帝等等,當他不知所云的時候,清朝的雍正皇帝還是將雍和宮提供給藏密喇嘛實行交歡交戰

印度停留在性愛的文化,走不出來,並且影響了西藏。所以這樣的性趣盎然的性文化和佛教根本沒有任何關係,也因此北印度的佛教受到強大的性文化侵襲,最後不支倒地,也因此西藏人就將這整套的性文化帶回藏地去

因此我們看來,為什麼藏密祭拜的神明根本和印度的神祇並沒有太多的差異,為什麼密教喇嘛要這麼提倡性能力和印度的性文化這麼稱兄道弟,乃至修煉性能力的脈輪是同出一轍,將丹田的力量稱之為拙火。

在西藏、印度、尼泊爾的許多藏密修學中心的喇嘛練習一種性能力的準備工作:將濕衣服藉由身體的溫度來弄乾,當國外記者採訪中的影片中播出:喇嘛們正興高采烈地展示乾掉的衣服時,就知道他們已經往「性愛大道」更加地邁進

如此說,達賴真正應該朝聖的地方不是菩提迦耶(Bodh Gaya),應該是卡朱拉候「性廟」 (Khajuraho),那裡他才可以遇到真正志同道合、崇拜性交的同志

喇嘛們有名的金剛輪座法會是在這壇場內進行男女雙修,這交媾是以輪流而著稱,是比照傳統的印度的古文化方式《譚崔瑜伽》來進行,對於這樣公開交換性伴侶,到底是比西洋後來的性愛派對先進太多,所以簡先生才會這麼高興在台灣舉辦「第一次」的性愛合修的派對。

然而奧修(Osho)的團體老早在台灣教授譚崔瑜伽的課程,實際也有人到印度的「奧修村」去,觀察奧修遺留下來的性文化。因此要說「第一次」的頭銜是歸於簡先生,不免言之過早。

譚崔瑜伽就是來自古印度五千年前的濕婆(Shiva)典籍,這性文化是被古印度認為是珍貴的「遺產」,影響了印度的宗教,當然也讓喇嘛們得到最大的依靠。「譚崔瑜伽」在今日也是喇嘛們所使用的修學,「譚崔」名為「技巧」,不折不扣的性交的技巧

台灣奧修團體的謙達那當初於1990年就閱讀過奧修關於「譚崔瑜伽」的演講,將其中這部分翻譯成中文,現在他抱著要完成如同中國古老的黃帝素女經的中文翻譯志願,竟然將這樣的印度性學演講翻譯成十本書。

美國美國宗教學博士Georg Feuerstein,他是美國瑜珈研究中心的主任,編輯過瑜珈百科全書,以為目前的譚崔瑜伽是一種新譚崔主義,過度強調神聖的性愛,將其當成提升能量的儀式。

看來他也不太了解,事實是譚崔瑜伽就是性,稱為坦特羅(tantra),是很標準的印度的雙身修神明系列出來的產物,這從濕婆神種種,一分為二,各為異性,互相膠合,這是印度迷信的古代性文化。

喇嘛們要測試一下台灣對於性開放的尺度,出了一本性姿勢全集:《西藏慾經》,這樣根據出書數量來觀察台灣是不是可以公開地傳法。在美國、歐洲對於東方文明涉獵很少的地區,對於喇嘛進行的傳法:師傅上師和弟子一起男女性交,是不忌諱的,因為老外他們對於能夠「修行」又能夠有「性刺激」,覺得並無不可;但台灣沒有很快地跟上時代「進步」的「軌道」,讓這些喇嘛們很是失望。

但台灣對於藏密的資助支柱已然是藏密弘法不可或缺的一大支柱,尤其台中是全世界供養喇嘛最豐盛的地區之一,藏密對於各地的控管以財務為主,金錢還是要匯回去。

又加上有位曾經擔任政府國防部長的高官不斷地推波助瀾,創立出版社,又有達賴喇嘛得到諾貝爾的光環,再加上許多大師的夤緣,所以難怪許多道場到底有社會上的亂象呢?這些對於信受如來清淨法義的人來說,心情是很沈重的。

當台中發生一些師徒合修所謂的事件,拿到今日對於藏密的了解更深了以後,就知道原來這是沒有辦法的,當一個人受到邪教導,就是要用中國的「性命雙修」、印度的「譚崔瑜伽」來修行的人,是不可能聽得見去佛陀要說的道理。

達賴將要修持的法是很清楚地在書本中寫出來,他提出的論點是「性交就是修行」、「性交要持久」、「性交要不洩」,和中國的《素女經》說的是一樣的,一群還沒有真正修行的愚癡人,困頓在性愛的欲界所作的染著。

對了解西藏文化的人來說,知道這些喇嘛性侵害事件是所謂的神棍欺騙無知的人的手段,欺騙迷信的人,知道這作愛就是修學古印度的譚崔瑜伽,是根本沒有廉恥的人的作為,如果孔夫子在世,根據他的剛強語氣所下的評語,想必是「人其禽獸乎!」

對於喇嘛在西藏的地區,是信徒帶著自己的子女「奉獻」給喇嘛逞其「獸慾」的,這對於愛護自己的子女的台灣人是很難以想像吧,但對於迷信的人來說就未必如此,而且很遺憾的,在台灣還有這樣照作的人,以為這樣有「大功德」。

台灣曾經很早時期有寺院因為發生藏密的性侵害事件而蒙上陰影,因為太損害佛教的形象,大家不知道為何信奉密宗的出家人會亂搞,後來就不說了。

當然當時大家對於藏密不清楚,但對於翻譯潤飾兩部《廣論》的印順不得不點明的說得很清楚的部分,並沒有留意;因為印順雖然信受藏密編造的「斷見」,雖然信受藏密補救的「不可證、不可知」的意識細心的「常見」,但他對於藏密的「密續密碼」是很早就解開的,就是屬於「事密」,落在所謂的密宗經典「密續」等性文化編造的著作。

印順他很清楚,金剛杵指男性,蓮花就是說女性,明妃就是共淫者,寶珠就是男性性器官的前頭,這些「密宗密碼」是很早破解了,比起現在的「聖經密碼」還要早。所以假造的菩薩的《六字大明咒》的文字實際上:「綻開中的蓮花中有顆寶珠」,請問一下,那根據這密碼學,這真實義理是什麼,您還要跟著念嗎?

當有的崇拜密宗的淨土法師,還說這「密宗是大學」,是「佛法中最高的」,這真的是難免令人噴飯,不過比起來,新聞報導中的新加坡的大學學生的性開放已經是「很正常的」,常駐錫在哪裡說一切皆空的淨土法師難免也拿世間法來對照佛法的亂象?

藏密的人還自我膨脹說,本師 釋迦牟尼佛只是化身,不像是他們都已經修成了報身佛,他們不懂得什麼是「報身」,但可會將一尊尊的佛像雕刻成「抱著光溜溜的女人」的聖像,我們只能稱這樣的佛像是「抱身佛」,與會的女人都在抱著「佛菩薩」,說這樣是叫做「法會」。

您即使不學任何的佛法,再知道在台灣曾經有這樣的佛像賣到缺貨後,心裡面多少是五味雜陳,我們想想菩薩們的心情是多麼沈重!看看台灣許多道場已經向喇嘛靠攏,是不是您也應該出來阻止,阻止台灣向下沉淪!也保護我們的子女,不要受到「出家還要上床」的邪教導。您可以容許「修女」、「神父」作這樣的行為嗎?您可以接受「出家人」還可以「公然」在「宗教場所」和信徒「上床」嗎?能夠接受的人,我們只好歎一口氣,希望一起上床的,不是您的老婆或您的女兒。晚安。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