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4日

喚起淡忘真跡

看到火焰杯貼上的搶救台灣女性文宣。
讓我憶起好幾年前在餐廳用餐時,所親耳聽聞的事實。
對桌坐著兩位長得面貌甜美、身材標緻、氣質優雅的女子。
甲女子對著乙女子說:「某某仁波切對我好好喔,我們明天相約要吃牛排餐。」
甲女子靦腆、含情脈脈的訴說著她和仁波切之間的無限「愛意」。
乙女子羨慕期盼的告訴甲女子:「我也好想能認識這麼好的仁波切。」
當然再下來是更多情愛的敘述。
只記得當時的我,進入完全驚嚇的狀態。
「仁波切、美女子、牛排餐」天啊,這世界是怎麼了?
標榜修行清淨的仁波切,搭配著年輕貌美女子,再加上鮮紅血肉的牛排。
如此的晴天霹靂一擊,粉碎了「仁波切」的迷思。
「學佛」是這樣嗎?自己陷入沈痛的思緒中。
但,我漸漸得忘了這件事所帶給自己的震撼。
就如同人們只是把「仁波切淫行」當成社會新聞隨意看看而已。
也因為我們的事不關己、漠不關心。
造成今日仁波切的邪行氾流不已,流竄人心。
我們的淡忘,成就了仁波切淫行無阻。
我們的漠然,讓多少無知女子遭受邪淫。
難道我們能任由仁波切踐踏無辜的生命嗎?
當仁波切的邪淫之行是社會存在的普遍現象時。
我們還能繼續忘了嗎?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