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複製人生



母親重男輕女,從小哥哥總是受到母親給予最好的待遇,素玲則必須全程配合母親要求,種種不平等待遇,讓她暗自發憤,早早便離開家庭,獨自南下讀師專。

成為老師後素玲才回鄉母親口裡稱讚著她的成就行為上依然以哥哥為重素玲依舊得不到母親的重視婚後素玲第一胎生個女兒,看著抱在懷裡的女兒心裡認定:「自己一定不會對女兒兒子有差別待遇。」

第二胎是個兒子公婆與母親對待素玲的喜悅大不同,她內心雖然驚訝,心裡卻又樂於接受這樣的呵護對待。因為兒子的出生,讓她在家庭的地位頓時提高,自然而然每天生活習慣的驅使,素玲對待女兒與兒子的態度,無形中竟複製了母親的慣性──重男輕女。

素玲面對女兒總是叨唸個不停,對待兒子卻可以百般包容,經常親自處理兒子闖出大大小小的禍事,甚至辭去教職,陪伴兒子到國外轉換學習環境,兒子成了素玲這輩子生活中最大的希望與唯一寄託

兒子三十五歲時,接下父親的事業,有心想做好卻無法順利上手,結婚了又鬧外遇,生活定性不足,六十出頭的素玲還得時常為兒子善後。

素玲的人生模式,竟是自己母親的翻版。她曾想要跳脫這樣的方式,卻還是陷入這樣的輪迴,素玲自忖回想,自己人生過程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