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7日

惜情



你一定曾有個朋友,在當初也許很好、也許普通、也許只是遇見 了揮個手,是同學、是鄰居、是隔壁班的、是朋友的朋友、是網路認識的,曾經有些陣子生疏了,而有天突然遇見了,他明明看見了你,卻把你當成空氣,吸進去又吐出來的─空氣-習以為常而不會去注意到的空氣,然後你會稍微愣住,假裝逞強,捧著自己碎裂的心,跌跌撞撞的拖著自己,離開。然後在下次見面的時候, 你們就會有默契,有默契去把對方也當成空氣。
我自認自己是一個惜情的人,我珍惜且感謝每段緣分,就像一條絲帶能夠繫住所有與你曾共同走過的人,任何事件都能加強這段緣分,即使是最簡單的打招呼也是一樣,所以只要我遇見認識的人,我揮手、挑眉、擊掌、微笑,如果他把我當空氣,下次見面我也當作沒看見他,這不是一種報復,因為我知道,當一個像他那樣的人是很辛苦的,在假裝看不見你之後,他也會自責、也會難過,所以當再次見面的時候,我讓自己很自然的忽略他,讓他以為我真的沒看見他,也許這樣他不會因此自責、難過,這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聰明嗎?
也許是這樣惜情的心,我給的太多,它變成了一種情執,當別人把這段緣分當作航過小舟的湖面,船過水無痕,我特別的難過,是不是人都得帶著冷冷冰冰的面具過日子所以我讓自己的身體溫熱些,好讓那些打擊,凍不著我。這是情執,對家人、對家庭、對班級、對學校、對國家、對人類、對你的情執。
望你,別弄凍了我的體溫。
我喜歡冬天,討厭夏天,尤其是六月,每年的六月,有多少人離開自己的學校,離開自己的同學,別老扯些什麼新的開始,故人仍見得著面的念頭,我怕別人會變,變得冰冰冷冷的,更怕自己會變,變得冰冰冷冷的。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