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日

如謎般的 靈性雙修美女


20140425    蘋果日報
第一次接觸靈修,是到南非讀大學,參加學校社團「佛研社」,學長姊帶我們幾位剛入社的新生,一同參加校外靈修課程。授課的法師年約30多歲,課程跳脫教條誦經,用生活化的口語闡述佛法,有趣又詼諧。

人生遭遇的不順遂,是積惡結成的怨靈,藉由靈修的自我提升,化怨解恨,淨化身心。團體中的學員,要試著分享積壓的私密,這祕密可以是過去苦苦相逼,緊緊相隨的惡因,或現今心生不滿,潛伏深藏的咒怨,也能是未來無窮無盡、貪得無厭的慾念。在分享過程中,赤裸地面對真誠的自己,在法師的開導下,互相幫助,將負面的貪婪及罪孽,轉化為正面的善良與喜樂。

分手背叛 永無止盡
靈修課程約有40位學員,5人一小組,各自分享祕密,法師事先開示,8組不互通,也不交流,要我們彼此保證不對非小組成員透露聽到的祕密。像是心理學上的共同犯罪行為,當我知道你的祕密後,我也跟你說我的祕密,互相信任也相互牽制。
在小團體分享中,有位身材姣好、白白淨淨的學姊,無助地泣訴著,她心中的惡,是永無止盡的慾,單身時性伴侶不曾間斷,就算有男友,也無法抑鬱渴求的慾望,背叛,一次次;分手,一次次;傷害,一次次。南非性觀念開放,她是當地華僑第二代,普羅的性愛自由不見容於長輩的傳統教誨,對她而言,行為外放跟思想制約有所衝突,衝突滋生罪惡,罪惡鞭笞良心。深受良心譴責的她,希望藉由靈修,驅駕控制縱慾的心魔。
楚楚可憐的弱女子,悲悔激動流下的淚,是真誠的結晶,任誰也不會懷疑。同組的我,深感憐憫。學姊家住在我租屋處附近,我自告奮勇接送她。在靈修的過程中,我們彼此掏心挖肺,有著如革命情感般的堅定,共通的話題,共同的體驗,靈修凝聚的力量,一切都是美好的,這美好也激盪出愛的火花,變成靈性雙修 
初嘗歡愉 無法自拔
當時剛成年的我,有過幾次性經驗,橫衝直撞,只懂得發洩,在喘噓噓的氣息聲中耗盡體力,殲滅性慾。性經驗豐富的她可是箇中高手,在她的循循善誘下,我才明白性愛歡愉的美妙,疊疊層層,一山登過一山,過程是種享受,不是磨練,曲徑通幽,在照亮夜空的燦爛煙火中達到高潮,慾望卻沒澆熄,只是暫歇,潛心伺機而動。
初嘗性愛歡愉的我沉溺了,迷惘了,是靈修才有的迴向嗎?
兩個月的靈修課程結束後,我跟學姊從陌生人變成戀人。愛情是甜蜜的,至少我這麼以為。我們一同看電影,到陌生城市度假,甚至計劃一同租屋共組愛的小窩。我不得不承認,初到開普敦,人生地不熟的我對她有點依賴,甚至有點黏,甜蜜只維持了短短幾個月。
裂痕,不知道什麼時候,無聲無息地阻隔了彼此。打手機給她,常藉口上課手機轉入無聲,下了課忘記調回有聲,所以沒聽到。有時說是轉到語音信箱,或是收訊不好或是手機沒電。想疏遠時,總有千萬個理由拒絕我。放不下愛,我可以找千萬個理由相信她。
朋友告訴我,她厭倦我了,我只是她用來填補空虛的替代品。在愛裡泥足深陷的我,什麼也聽不進去。學期結束後,她參加了另一場靈修,認識了新的他,疏遠舊的我,封鎖我的電話及電郵,連句告別也沒有,如同厭倦了的玩物,棄如敝履
靈修有種魔力,當對陌生人卸下心防說出自己見不得人的私事時,積壓心中的祕密得以宣洩,如釋重負的感覺身輕如燕,那種感覺很棒!更甚於性愛。我想這是她再次參加靈修的原因,可以從靈修中得到告解的救贖,至於性伴侶,只是附屬品。我迷糊了,她是因為縱慾而靈修?還是因為靈修而縱慾? 李歐台中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