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9日

悔過書



老師:
關於星期五午休的事,我感到很抱歉,我沒有把事情完整的說出來。我媽媽說過:「隱瞞就是一種欺騙。」所以我想將那時發生的事說清楚。

我在大概13:05的時候被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吵醒,我抬起頭,想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發出那麼大的聲響。我一抬頭,看見歐廷已然坐起身,我轉頭一看,王文也起來了,簡寧也是。王文一見到我睜眼,馬上手指布告欄,我想他應該在跟我說成績已經貼出來了,但是我沒有很想理這件事。後來王文對歐廷比了比,又比了一個100的手勢,歐廷高興的差點沒跳起身來。

王文又對我比了比,拉了拉他的學號,問我座號。我當時沒怎麼想,比了個7,他比了96。反正我也沒怎麼在意,我沒理他,後來簡寧不知道為什麼很開心的到講桌旁的桌子前面對我比YA,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微微笑。我不知道此舉是否讓他誤解我了,我並沒有叫任何人幫我看成績,成績等到下課再看便是了,何必急於一時?後來我趴下後,風紀股長被吵醒,到臺上登記座號。

老師,很抱歉我在您追究此事時,只說了一小部分,前學藝和小韓幫我講話,可能是因為對當時的狀況不很清楚,並非有意隱瞞事實。我覺得我應像那些人一樣,做勞動服務,因為影響午休秩序,我多少也擔著些干係。不過老師,您能不能讓我先在15:00的下課先做勞動服務?我放學得趕去補習班。
 
我要跟您和各位同學道歉。對不起!耽誤大家的放學時間;對不起!影響大家段考完迎接週末假日的愉快心情;對不起!讓風紀在好夢中仍得上臺管秩序;對不起!我讓小寧認為所有責任他要一肩扛、要記過而哭了。
                                                     程○○敬上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