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2日

與慈濟義工的對話



天空蔚藍,暖暖的冬陽把大地烘得暖呼呼,我和勝興大哥一起拜訪板橋慈濟回收站,才一進大門,一名高挑的歐吉桑義工迎向前來,說明來意後,義工表示宗教的事,慈濟是不插手的,證嚴法師也嚴守此一原則,絕不說任何宗教的是非
      
勝興大哥說:「我們是婦女團體,談的不是宗教信仰的部分,而是站在保護婦女安全的立場來談宗教性侵。」
義工強勢的說:「你們對宗教又不熟,也不是受害者,也沒有親身的經驗,雙修是什麼根本也不懂,有什麼立場在此說密宗的是非。」他愈說愈大聲:「你們不要跟蕭○○起舞,說什麼上師與女信徒性交的事,你又沒看過,不要隨便亂說,對密宗我熟得不得了!」
勝興大哥接著說:「蕭○○說的和我們講的還挺像的嘛!不管他是誰,反正我知道密宗的教義就是以男女雙修為目的,所以造成很多性侵案件。」我也隨口問:「您學過密宗嗎?您看一下這個雙身像。」義工回答:「密宗我待了十幾年,你這個雙身像在西藏沒有,只有在印度才有。」我說:「這雙身像上面註明是清代的唐卡,上面的花是牡丹,看起來不像印度的東西。」

說著說著,義工突然自爆:我跟你們講,男女雙修用的是沒有結婚的女孩,而且是自願的。」
我馬上說:「那也就是說西藏密宗有修男女雙修法囉!」
義工歐吉桑又轉回原點說:「別人雙修干我們屁事,你管那麼多幹什麼?」勝興大哥回答:「就像您們這一群義工愛台灣這片土地,所以努力做環保,而我們則是努力告訴大眾真相,以免有更多家庭、婦女受害而已。」義工說:「我們只是無聊,怕退休了沒事,太早死,找點事做罷了,你們不知道的事不要亂講,把自己顧好最重要,你們也不用進去和回收站的人說了。」

談完之後,我們只能搖頭嘆息,毫無討論的空間,其中他說:「男女雙修用的是沒有結婚的女孩,而且是自願的」只是片面之辭,讀享杯的喇嘛教專家─待過廣論班好多年-從宗喀巴的書中找到一些駭人聽聞的句子:「弟子勝解:『師為金剛薩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處無壞,年滿十二等之童女──奉獻師長。」又「賢首纖長目,容貌妙莊嚴,十二或十六,難得可二十。廿上為餘印,令悉地遠離。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師長。」喇嘛雙修對象是愈年輕愈好,但如果沒有,自己的妻子、女兒、姊妹皆可,再看現今已見諸媒體的喇嘛性侵案件,幾乎每一件皆是哄、拐、騙、恐嚇、霸王硬上弓,那有自願可言?所以義工歐吉桑之於雙修也只是片面了解。

歐吉桑義工明知道喇嘛教搞雙修,卻以「別人雙修干我們屁事」、「不說人是非」、「把自己顧好」為由,拒絕我們的善意,讓其他歐吉桑、歐巴桑無緣了解,真希望他只是個案,否則會讓人以為慈濟功德會只做大家看得到的善事,明明知道喇嘛教是詐財騙色的騙子還鄉愿的說:「不可以說!」為什麼不敢說?是為了表面的和諧嗎?為了這和諧卻有無數婦女、家庭被犧牲,慈濟式的慈悲心似乎欠缺了令狐沖的俠義精神!反倒比較像岳不群!希望這不是真的!!

走出回收站,太陽依舊暖呼呼的,我們繼續向-前-走!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