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5日

錯誤的抉擇


社區裡的家醫科開業多年,只要家人身體不舒服,都會前去找社區的醫生診治。社區民眾對於醫生的醫術都深具信心,每回掛號之後,必定要等上一個小時,才輪得到看診。

當孩子年紀小的時候,經常會到社區診所看病,那時候診所的牆壁上,掛了幾幅世界山水風景畫作,在等候看診的時間,總會端詳這些畫裡的風景,也覺得畫裡的山水很純淨、很自然,山水景色的美麗令人嚮往,等候的時間雖長,卻也不覺得無聊。 

隨著孩子年紀成長自身抗體增強,偶而孩子自己可以去看病,便鮮少路過與關注診所的發展。前幾天身體微恙,前往診所就醫,一踏進門,感覺到診所的環境變得好陌生:首先不見美麗的醫生娘在招呼病患,再來牆上美麗的油畫不見了,代替油畫的是幾張密宗喇嘛的相片;醫生看病的態度也不復昔日的熱忱,醫生神態疲累,眉頭深鎖,心事重重,身為病人身份自然不便多問,診所內給病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去複診,病患依舊稀少,看完醫生走出診所,巧遇診所的鄰居,閒聊中才知道診所這些日子的情況。原來,醫生被太太遊說一同去信奉密宗上師之後,太太堅持不願意留在診所裡幫忙,也不經商量,就逕自去了密宗道場做全職的義工,並且常常吵著要先生金援,鄰居們經常可以聽見醫生和醫生娘之間的爭執,醫生娘似乎是以道場為家了。 

醫生認為孩子未成年,仍然需要母親多一些的時間關懷和照顧,對密宗上師的金援已經超過生活預算了,夫妻彼此沒有達成共識,太太的強勢與自我作風,讓醫生處在兩難中。家庭的不和諧,難怪醫生看診的態度變得疲累,病人對醫生的信心度自然下降,病患就減少。醫生的熱忱與親和力和昔日有這麼大的落差,其原因就是家庭不和諧而心煩啊! 

我想,如果密宗是一個正信的宗教,照道理醫生娘應該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順序才是。齊家優先,夫妻和樂,同心照顧病患,懸壺濟世,家和才能萬事興啊!醫生夫妻已經走入一個錯誤的宗教信仰,它嚴重破壞了家庭和諧,讓夫妻爭執不斷,導致醫生身心疲累,病人對醫生信心下降,病患人數遞減,這些種種負向的改變,難怪診所附近的鄰人們會議論紛紛,個個搖頭惋惜。 

鄰居說:「醫生這麼巧、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這麼糊塗去相信密宗。前些日子密宗聖德禪寺的聖輪法師,因為性侵女尼與女信眾,已經定讞被判刑十年了,密宗喇嘛騙財騙色,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醫生娘又是長得那麼的漂亮?巧巧的人,真的不知道醫生是怎麼樣的想法?當初奈欸會去相信密宗的花言巧語,很可惜啊!」聽鄰居這麼一說,心中頗為同情社區醫生的選擇。 

報紙的確也經常報導關於密宗性侵女性的真實事件,從中我們可以發現:密宗的本質是暗地裡行非佛法的雙身修法,喇嘛善於利用人性健忘的特質,在性侵事件爆發期間,他們就低調、耐心的等待事件過去;之後,密宗喇嘛們再用甜言蜜語,柔軟身段面對眾人,吸引善良信眾入門,緊接著執行下一循環的詐財騙色手法,帶給無數家庭難以言喻的痛楚,密宗假佛教的確害人不淺啊!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