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6日

噁心



齊名是一位奉公守法的年輕公務人員

初入行面對長官、長輩們的大小事吩咐,齊名一定完成他們的交代,認真的態度和溫和的脾氣,深得辦公室長官和長輩們的讚許,當業務順手後,偶而會參加長輩們的邀約,一同前往聚餐或是唱個歌,甚至參加幾場不同的讀書會,也常去參加在職專業技能和人生規劃的演講,藉著種種聚會的參與,尋找自己的潛能專長與生活目標,齊名年輕有活力,所有的疲憊只需要睡個好眠就恢復正常了,他將生活裡所有的時間都填滿,且樂在其中。

這一天小週末,平日對他甚為照顧的長輩,下班前走過齊名辦公桌旁,壓低聲音說:「晚上跟我們一起去參加一個聚會。」講完這句話後神秘微笑地離開。走出辦公室,長輩站在汽車旁向齊名揮揮手,招呼齊名一起搭車。連同開車的同事總共有五人,在車上長輩告訴齊名另外還有兩輛車會一同前往,長輩沒有講清楚要去的目的地,齊名也不好意思直接問,心裡認定熱心的長輩不會神秘到超過正常生活的範圍。汽車在道路上行駛將近八十分鐘後,停靠在私人停車場,長輩帶著一行十二人,五位男性,七位女性,進入一棟設計建築現代又氣派的新大樓,保全管理方式讓訪客賓至如歸,服務周到卻又門禁森嚴,一行人未直接搭乘電梯,長輩逕自走在前頭帶路繞走樓梯,大家自然魚貫的跟上,幸好只到三樓,平日有運動健身習慣的齊名覺得輕鬆。一個平面樓層僅有兩戶住家,屬於大坪數的空間,能買得起這樣的房子實屬不易。

長輩按了電鈴,一位秀氣的女孩前來開門,長輩帶領女士優先進入,齊名等五位男性卻莫名被拒絕進入,理由是客滿了。不得已五人只得在樓梯間等候,彼此低聲交談過,才知道大家都是第一次到此地,對於被拒絕入內的理由,大家都覺得理由超牽強,為了等待其他一同前來的女性同事,大家只得耐著性子候在門外。五人雖然互為同事而且都在同一棟建築內辦公,因單位的不同,彼此互相交流的機會不多,藉此機會大家年紀相仿聊開了,心裡也是歡喜多認識了不同單位的同事。

大家在門外等候了一小時,心裡不安正想按鈴看看裡面狀況的時候,另一住戶開了門,瞧了大夥兒一眼,問道:「你們都是在等裡面的人?」大家不約而同點頭,大家的舉止看起來都是正派的年輕人,五十多歲的阿姨便關上自家門大門,輕步的走過來,悄聲的說道:「我在這裡和喇嘛同樓層住了一年,經常看見你們男士等候在外,一些年輕的女性或看起來雍容華貴的婦人,經常進出這道門,平日遇見喇嘛鄰居時,態度是和和氣氣的,雖然喇嘛態度都和和氣氣,總讓我感到從喇嘛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一股邪氣,會讓我不由自主的全身起了恐怖的雞皮疙瘩,我觀察了一年,經常看見喇嘛手牽著不同年齡群女性的手,親密得像情侶,甚至不避諱的在公共空間就直接嘴對嘴親吻女性,還不斷的上下其手,女性有的會和喇嘛打情罵俏,有的則是被半哄半帶的強抱入內,喇嘛自稱是佛教,我看一點都不像正統佛教,比較像牛郎,像會騙人騙錢的牛郎,我看你們這群年輕人是正派人士,才偷偷告訴你們這些事情,你們可以慢慢觀察,從接觸過喇嘛的人的身上發現這個事實。」齊名等人謝過了阿姨,稍後長輩和其他同事也出來了,回程中只有長輩依然興致高昂暢談房內種種有趣的種種過程,另外兩位女同事則苦笑附和。

經過一些時日,五位男同事再相聚,彼此問到那一夜一同前往的女同事際遇,她們異口同聲齊說:「不開心,令人噁心。」進入房內的女同事們都是第一次接觸喇嘛教,入內後許多繁瑣的儀軌讓她們手忙腳亂,喇嘛在上坐定後,要女性同事們盤腿座,她們穿著上班窄裙又要盤腿座,又沒有任何衣物可以遮蓋雙腿,這種狀況令她們覺得難堪困窘,喇嘛用低沉聲音嗚嗚嗚的以西藏語誦經,聽在耳裡彷彿是一群趕不走的蒼蠅聲音,聽得頭昏腦脹,之後再要她們穿著窄裙做一些強化下盤的運動,簡直是在強人所難,女性同事們再也不願意和長輩前往喇嘛居住處。

齊名等人經過女同事親口的證明,深信那位阿姨所言一點都不假,喇嘛密宗不是佛教,正信的佛教讓人得清淨,喇嘛密宗對男女慾望強烈的喜愛,和那只為繁殖生存的低下動物沒有差別,齊名心中暗自慶幸,幸好遇上好心的阿姨告知。日後長輩再邀齊名一同前往喇嘛住處,齊名都委婉拒絕,聰慧的齊名不會讓自己成為盲目的崇拜者。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