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3日

癡情女成長故事(三)




憶伶在驚慌與羞愧中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整個人失魂落魄、行屍走肉般,自己是如何回到住家的自己也不清楚。許久之後才回想起,事發後腦子一片混亂時晃到了樓下,是管理員幫忙叫計程車,將她送上車,她才能平安回到家。開了門,走進家中憶伶禁不住嚎啕大哭,腦子裡反覆出現的只有「骯髒」一詞,走進浴室打開水龍頭,讓蓮蓬頭噴出來的水從頭到腳不斷的沖洗,清潔用品一次又一次的塗滿全身,不斷用力刷洗全身,重複又重複的想刷洗掉沾染在身上的汙穢,憶伶還把今天所有穿在身上的衣服,將它們全部丟進垃圾袋,並用力緊緊的綁住袋口,檢查又檢查,一再確認垃圾袋口綁緊否?心裡深怕沒有將垃圾袋口綁緊的話,那些衣物會掙脫出來再次撲向她。身心受創,哭累昏倒不自覺,等她醒來時已經是第三天清晨。

憶伶走到浴室鏡子前,鏡子影像裡的那個人,雙眼浮腫、無神呆滯、雙頰凹陷、披頭散髮,臉色蒼白得連自己都快不認得了;正當努力的回憶時,電話鈴聲響起,握起話筒全身還在顫抖著,聽到話筒裡傳來母親的聲音,憶伶腦中一片空白,抓著話筒久久的說不出一句話來,母親直覺孩子不對勁,和父親立刻趕了過來。

憶伶在雙親細心的照顧下,一個月後身體才漸漸復原,頭腦也才能夠開始思考,她在述說自己的遭遇過程細節時,仍然無法說清楚講明白,再經過一個月斷斷續續的拼湊,雙親才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雙親跟著女兒一起流淚、一起心痛,此時最需要男友陪伴安慰的時刻,男友卻和別人攜手共賞明月、同泛舟。還好,連鎖店內的員工齊心同力相挺憶伶度過難關,上級主管也頻頻關切要憶伶好好愛惜自己,並給憶伶鼓勵:「我對妳有信心,妳安心養身體,更重要的任務正等著妳。」三個月後憶伶堅持要去上班,她說藉著和人群接觸療傷會復元得快。受創的心痛二年終於完全復原,憶伶走出情傷,面對親朋們說出被喇嘛師父強暴的陰霾。

再次看見憶伶,她已完全恢復昔日的美麗,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真心打從心底的替她高興。問她當初為何不上法院提告喇嘛師父性侵?她說:「療傷期間不是沒有想過!是當初不懂得保存證據,有利的證據都被她丟光了,事發當下就是覺得骯髒噁心,不想看見這些衣物出現在眼前,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遭遇此事,法律要的是證據,沒有實物證據單憑自己一方說詞是無法替自己討回公道。現在只要有關保護婦女的議題,尤其是有關密宗喇嘛性侵婦女的事,她清楚知道喇嘛把戲,他們擅長畫出美麗的藍圖,再配上花言巧語欺騙民眾,他們只是一群貪圖淫樂,破壞社會善良風俗的社會敗類,她說:「我是受害者,我一定要挺身保護我的員工和親人,有需要出錢出力的地方,我一定義不容辭的付出,我將自己的經歷告訴社會大眾,告訴親朋好友,最起碼身邊的人,看見我一路走來的辛苦,證據十足,見過我暴瘦的人,都不會願意經歷如我般的痛苦日子,我以個人經歷警惕大家──小心行事!雙親對我的付出無怨無悔,我一定會愛惜自己,不再盲目追求愛情帶來的束縛,我會好好孝順父母,讓年邁的雙親不再為我牽掛。」

這是我宗族手足的成長史,分享出來讓眾人了解「密宗」的真面目,社會大眾遇上困難時,千萬不要盲目相信『西藏密宗』,隨意斷送自己的幸福。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