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

另一角度看「鹿野苑關懷之家」



2013717日的一則新聞吸引了我:「 歷時五年、斥資逾一億三千萬元新建的蔣揚慈善基金會附設鹿野苑關懷之家完工,專責因家暴、中輟、兒少法等轉介青少年安置,目前輔導的都是女生;不辦盛大的剪綵儀式,昨天以鐵板燒餐會招待學員,創辦人噶瑪噶居寺洛本天津仁波切感謝各界力挺,希望有更多支持的力量挹注。」

迷途失愛的少女有慈善機構接納照顧,培養他們適應社會能力是美事,一如基督教信望愛學園照顧「飛(非)行少年」,天主教聖方濟少女之家幫助不幸少女,這種慈濟救護弱勢的行善行為,都一樣讓人敬佩。從鹿野苑部落格po文中可以看到徬徨無助的女孩在此感受到家的溫暖,報紙也描述了三位女孩重獲新生有工作做的真實案例,我們似乎看到藏傳佛教在救助邊緣兒少上面的用心。

但就「讀享杯」長期觀察藏傳佛教仁波切、喇嘛的作為,不禁憂心了起來。何以同樣是宗教團體開辦的中途之家,卻獨獨擔心「藏傳佛教」呢?

因為以下三個重點,讓我們憂心這種關懷之家潛藏的問題所在:
首先是教義問題──我們看一個人的行為舉止,最重要是看他的動機、企圖、目的,只要他的目的是真為對方好,大致不會偏差,但「藏傳佛教」以男女雙修為根本教義,其領袖──達賴不怕人閒言閒語,大喇喇地在很多著作中明白宣示其企圖,如“修行的第一堂課”即明言:「性為助道動力。」有這種根本企圖,怎能不讓人對他一切表面的善行視為一種包裝手法而有所顧忌呢?他笑咪咪的講「慈悲」、講「博愛」,但骨子裡真實的意涵有多少人聽懂呢?男女雙修根本教義存在的一天,性侵事件便難消滅。

次之是教育問題──性侵女信徒的聖輪法師(他可是個被認證的仁波切喔!)為何可以一再得逞,據調查乃是共犯結構的比丘尼們,都曾受到聖輪的幫助,有的因家暴逃到廟裡,聖輪不但供其吃住,還出錢資助其小孩念大學;有的因生活壓力得了憂鬱症,經聖輪開導展開新人生。最早擔任助理的安師父到案後供稱:「命是師父救的,所以師父說的話都是對的。這就是我們所擔心的上師崇拜心理。當別人為我們解除危機時,報恩是人之常情,甚至會成為一輩子的生死之交,好比今日牧師引導我走入正途,他日牧師需要幫忙時,甚至病了、老了、死了,我一定守護到底。基督教、天主教……幾乎沒有一個宗教是以男女雙修為教育宗旨,性侵的疑慮與風險相對小(當然也有個案姑且不論);但喇嘛教最終的企圖就是要性交成佛,弟子被教育成:「上師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這樣的愚民教育讓人失去理智,失去判斷力,即使與師父雙修這種逆倫的行為都合理化為「天降甘霖、會有福報」,出現這種心態與後果就叫人不得不擔心了。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20303/112754/applesearch/誆雙修有福報 狼披袈裟逞獸慾求刑20

三者是已發生案例帶來的震撼──網友批露如下:「竹慶寺、亞青寺、菩康寺、協慶寺!(此四寺皆藏地喇嘛廟)對得起你們的信眾和弟子們嗎?這幾家寺院的後門,為什麼經常性地有抬出去的女童屍體?孤兒院的女童,都是由協慶寺的那位不男不女的俊美仁波切,也是俊美空行母提供的!那位不男不女的俊美空行母仁波切,原因很簡單,就認錢!有錢就行!這些女孩最大的也就12歲左右!這些情況都是真實的!可以說血濺滿炕!陰道撕裂!竹慶寺那位登批上師對孩子們的變態行為,更是令人髮指!」這是藏傳佛教原生地所發生的恐怖事件,喇嘛用的是孤兒院的女童!幫助孤兒的目的竟是為了利用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是愛她們,骨子裡卻是食子虎姑婆,何其殘忍啊!
http://hi.baidu.com/dsygzhgzvbgmnqr/item/78dc4618a5c0ca553b176eee

 中途之家的女孩已夠不幸,我們不希望她們受到二度傷害,甚至永久而無法磨滅的傷害。我們擔憂女孩們以重生的心情滿懷希望,卻是踏入另一個火坑!所以,我們有責任、有義務在此提醒社會大眾:有些事不能光看表面,必須深入其城腑,了解其動機才能看出真偽、蹊蹺;一起睜亮雙眼,共同監督這個目前只收留女孩的鹿野苑關懷之家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