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5日

二哥學「密」記



我在南部鄉下長大,父母親養育我們兄弟姊妹三男六女共九人,靠著租來的農地,節衣縮食生活,日子過得非常辛苦。

在鄉下重男輕女,兄弟們受到的教育自然比我們姊妹好,只因為家庭經濟貧困,我能體諒父母親的無奈;但父母親給予我們的身教,是我這一輩子受用不盡的最大財富。我的父母親都是老實人,在我們年幼的時候三餐經常是吃不飽,穿的是鄰居們淘汰的舊衣服。父母親告訴我們這些子女:「雖然家中貧困,但是我們心中沒有歹念、做人實在、努力勤奮工作種田,心存感激生活中幫助過我們的人,等將來有一天,我們有能力回報的時候,記住,受人點滴當以泉湧相報,上天必定會眷顧家人的。」為人子女的我們都牢牢記住這番話。

上天果真眷顧我們全家人,我們這些手足們都平安順利成長結婚生子,兄弟也都有不錯的成就,大家的生活越來越好,再也不必為生活擔憂了。

這時二哥經朋友的介紹,去一家號稱西藏密宗的喇嘛道場學習,非常認真學習,因為二哥一直想探究生命實相究竟為何?二哥傳承家教,心地善良,想藉此道場師父的開示,提升自己的證量來自度度他,於是二哥盡心奉獻金錢和時間,全心全力護持這座號稱為佛教的道場。住持喇嘛常常和二哥討論擴充道場,以及如何招收信徒眷屬之事宜,更希望二哥能讓住持喇嘛師父成名,以便他在台灣募得更多的善款,美其名是為眾生。二哥以他的人脈和社會實力,這樣的護持維續了十年時間。

二哥越深入愈發現到喇嘛住持,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喇嘛師父經常畫一塊美麗吸引人的大餅,掛在半空中,非常的不真實,經常二哥完成這項任務,又被交待其他任務,請問師父法義,喇嘛師父總是含糊其辭,去問其他的同門師兄姐,共同都有這樣的感覺,可是卻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於是師兄弟們大家得過且過,等待又等待,看師父能否有進一步開示,但內心裡總是浮浮沉沉的不踏實。

二哥反省自己在這座道場的修行過程,又想起達賴喇嘛所弘傳的法義,所說內容都是淺顯的人間道理。每每說色身無常、財物無常、唯有功德財是常,令在家弟子心生輕財之心,勤勸在家弟子踴躍捐出錢財,頂力護持,求世間善業,成就人天善業,還要努力做觀想就能成就佛道,所說所言都是在這個範圍打轉,無法真正觸到法義的重點。二哥請示達賴喇嘛該如何斷我見?如何成佛?達賴喇嘛總是說二哥尚未盡全力奉獻資財護持,不夠努力做觀想,還說師父怎麼說弟子跟著做就對了,要二哥繼續護持錢財和勞務,等布施功德財足夠的時候,自然會讓他進入密修,達到斷我見和成佛的目的。

二哥自忖自己所留下的錢財,只剩下家用,如果連最基本的家用再布施出去,自己豈不要成為街頭流浪漢了?再說密宗的觀想法只想不做,猶如肚子餓了,看著眼前的飯菜,觀想自己肚子飽了,肚子真的就不餓了嗎?更匪夷所思的是,只要密修後出來的師兄姐們,開始閃躲大家,神情怪異複雜,眉目深鎖,家庭不和自此傳開,令眾人倍增疑惑,密修後煩惱是不是更多,家庭生活是否更不和諧?二哥追根究底後,發現所謂的密修,根本就是在做性交,淫人妻女之事!密宗本質是仿冒佛教的大騙子。二哥決定離開這座根本不是佛教的道場,離開讓他全無所得的喇嘛教道場,二哥於此失去台北市精華地段房子共三間,認賠當作繳學費,他慨嘆人生經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錯誤學習。

二哥將他寶貴的經驗告訴兄弟姐妹們,要大家引為借鏡。還說,善良的人容易被騙,因為善良的人感性大於理性,也慶幸手足們當初沒有跟著他去密宗道場。他勸導我們在選擇佛教道場的時候,不要崇拜虛有外在大名聲的師父,不要選擇只有在生活上,師父說弟子做而已的道場,更不要選擇密修的道場,密修道場裡面,就是有不可告人之處,更強調說:「密宗崇拜鬼神,密宗是喇嘛教,密宗根本不是佛教。」

        二哥以其親身經驗,要我們遠離密宗喇嘛。倘若要修行,一定要正確的選擇師父,他所說的法義,一定要實實在在,對修行次第清楚宣講,且是可以親自實證的佛法,方是真正佛教的修行處。我把二哥親身的經驗分享大家,請各位認真思考,務必遠離密宗喇嘛們,能少走一些冤枉路,二哥的經驗分享便有價值了。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