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4日

西藏密宗的可怕


那天在萬華發放DM,當工作完畢後,我們三人走到萬華火車站,一邊等同伴,一邊想順便發給出站的旅客,結果一位站務人員走過來,很兇地說我們在誣衊密宗把我們趕出去。 
「好眼熟的人呀!」腦海中搜尋記憶,回到20多年前我剛研究所畢業,因為學妹介紹到深坑山上一位密宗師父那裡學法。這位站務員就是那時的師兄呀,當年他剛考上鐵路局員工招考,我們都恭喜祝福他;如今竟已是頭髮灰白、發福的中年人了,他沒認出我。
當年師父座下有一群大學生弟子,我算是當中最不認真的學生了,兩天打魚三天曬網;密宗的教法讓我很難融入,持咒、觀想、練氣功都學不會,而師父經常暗示他有神通感應,弟子信徒們來學法大都是在求健康、事業順利、發財等,而不是追求智慧,這讓我有許多疑問,所以師父交待的功課幾乎都沒作,經常缺課最後索性不去了;結果一年後接到電話說師父往生了。到山上奔喪,見到棺木放在廳堂中忍不住流下眼淚,這麼年輕的師父不到三十歲怎麼就走了呢?聽說是喝農藥自殺的,怎麼會痛苦到想不開呢?心中滿是疑問?
二十年後知道西藏密宗不是佛教是喇嘛教,最後要修雙身法,當年的疑問才慢慢解開,原來當年師父會走是跟這些教義有關係的。所以密宗實在害人不淺,若是一位有良知的人,為了修法最後要破壞別人家庭的夫妻關係,那是多麼痛苦掙扎的事呀!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