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6日

細水情誼


我有這麼一位交情淡淡長達三十年的好朋友。
一年通上一次電話,話題從家庭瑣事──先生、孩子、孫子、家庭經濟現況、個人健康、家庭成員健康等等;聊到回憶昔日相處的快樂時光,以及未來的期望,緊握電話線上的時間,將一整年來經歷的大小瑣事,一股傾洩,享受暢快道盡心底事的快樂。淡淡的溫暖,在掛完電話後慢慢的發酵,持續一年又一年。
和她認識是在暑假打工時,在打工的工廠裡熟識她。年輕又沒有經驗的我,一切的工作都是陌生的,幸好有她在旁邊耐心的指導,才能順利完成暑假的打工作息。二個月相處的時間斷斷續續拼湊出她的故事。原來二年之前,她在台北開了一家成衣工廠,員工上百人,在成衣界小有名氣。每天的生活,不愁吃穿、要啥有啥、孩子雖小但乖巧,沒有讓他們夫妻倆操心,錢更不是問題,感念得來不易的事業,夫妻倆人誠心誠意進入一貫道,素食多年,培養慈心不殺,歡歡喜喜的過了多年。在先生替好朋友扛下背書責任後,事業一夕垮掉,全家躲債到先生的家鄉,住在鄉下一間泥土建造的危樓,念國小的孩子,每天哭著無法適應,朋友也天天以淚洗面。朋友的先生日夜不停的工作養家、還債,朋友也到工廠上班,孩子漸漸適應鄉下不便的環境,一家人重新生活。朋友說她和我有緣,才敢把自己生命中最脆弱的部分告訴我,雖然我們相差十幾歲,我能以同理心傾聽她內心的難處,她能和我說說心中的苦,讓她心中壓力紓解很多,她才有勇氣努力向前過日子,她很謝謝我。
遷居台北後,我們一樣維持好感情,問她還去一貫道場嗎?她總是回應一句話:不談這個,不要想這麼多,過一天算一天,想這麼多幹嘛!我不知道她真正的原因是什麼?想想她可能是沒有接觸到真正懂生命為何?生活為何的宗教,才會造成如此消極的生活觀吧。好朋友生活平順了,替她高興,但消極的生活觀,過一天算一天,讓我無法理解她面對生命的態度。虔誠的、默默的為好朋友祈求,祈願好朋友能早得善緣,早日了解生命的意義為何?以積極的態度面對生活,才不會在過一天算一天的消極心情中,浪費度過下半輩子的生命。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