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7日

「仁波切」行情看漲!

據報載台灣有道士自稱是藏傳佛教「仁波切」,在道教信仰的媽祖廟登台,假活佛藉米卦、點光明燈等為由要求民眾花錢消災,還說他可以醫治病痛,一旁還有助理登記處方、病歷,向民眾收取數千元費用,粗估他每月可賺逾百萬元。神棍辦完法事就換上便服,在餐廳大啖海鮮喝紅酒,甚至有時就在神壇前擺桌吃起火鍋,還有尼姑陪吃,假活佛被人抓包時竟稱喝酒吃肉是「渡化眾生手段」

從以上案例可發現二個現象:
1.以「仁波切」之名經營道場比較吸引人,亦即俗話所言──卡興(台語),連眼尖的道士都改行當仁波切了,拜仁波切之名他也真的月入百萬,此處透露一個訊息──當活佛好賺錢。問題來了,他是怎麼賺的?報上說他藉米卦、點光明燈等為由要求民眾花錢消災,還說他可以醫治病痛,一旁還有助理登記處方、病歷,向民眾收取數千元費用,一看內容就知道這是詐欺行為,他又不是醫生竟可以開處方,還索取數千元費用,他的做法和現今的喇嘛、活佛、仁波切不謀而合,遠來的喇嘛們開個法會,幫你摸摸頭,就叫做加持灌頂,與會的信眾就得供養,因為供養功德無量無邊,有病的治病,不能走的變能走,沒病的長命百歲;如果真那麼有效,醫院都要關門大吉了。
2. 假活佛、真活佛都一樣,天下的喇嘛都一樣──喝酒吃肉玩女人
神棍辦完法事就換上便服,在餐廳大啖海鮮喝紅酒,甚至有時就在神壇前擺桌吃起火鍋,還有尼姑陪吃,假活佛被人抓包時竟稱喝酒吃肉是「渡化眾生手段」,從這個道士的行為舉止中,可看出他不過是複製喇嘛的行徑而已,學得太像了!假活佛、真活佛都一樣,天下的喇嘛都一樣,別天真的被喇嘛騙了,以為有什麼假喇嘛,假的只是有樣學樣-喝酒吃肉玩女人,有時學得太維妙維肖,難免讓人氣結而已。
喝紅酒、吃火鍋、大啖海鮮,一般紅塵男女滿足口腹之欲即是如此,但喇嘛在享受之餘還要加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吃牠是在渡化牠、幫助牠。把個人的滿足建築在其他動物的痛苦之上,還自詡為慈悲。就好像強盜把平民百姓的家洗劫一空,,還說你要謝謝我,我在幫助你學習如何面對挫折一樣的可惡,喇嘛比強盜更可惡的是,他明明是強盜還說自己是佛教的出家人,這讓我想起笑傲江湖的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江湖人稱「君子劍」,一生中為了武林盟主寶座,無情的傷害、殺害週遭的親人、愛徒,卻裝得一副仁義之士的模樣,真乃雙面偽君子;像喇嘛這種說一套、做一套的出家人值得尊敬供養嗎?
這位道士喝酒吃肉還要女尼做陪,這種悖倫的行為完全不見容於台灣社會,他卻大喇喇的展示給眾人看,雖然過分,相較喇嘛們,至少他是誠實的,每次喇嘛的性侵事件一爆發,喇嘛發言人,一定矢口否認,還一直強調喇嘛是多麼嚴守戒律,絕不會和女信徒有任何不軌,那是個人事件,或推說是假喇嘛,奇怪的是喇嘛的性侵事件、買春、和女孩牽手逛街一起吃牛肉麵、與女信徒交合走光上報之事頻傳,連道士都要學他們,這樣說他們絕對清淨,誰信啊?

新聞最後律師表示,假借病症而要人花錢消災,可能已觸犯詐欺罪嫌,最重可處5年徒刑,這位假喇嘛、真道士被起訴後可能就要吃官司,如此當然比較符合社會正義,也有遏止宗教人士騙財騙色歪風的效果,他是台灣人,司法可以辦他,但遠來的法王仁波切,其犯行比之更嚴重,卻在東窗事發後腳底抹油溜走了,誰來還給被性侵的女子、財物被洗劫一空者一個公道呢?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