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四個女人 連載三十二



四個女人
25.

大偉已經出院回家療養,因為做了幾次的化療,身體顯得很虛弱,不過因為加上中醫的調養,精神顯得還不錯。大偉住院期間,是他這一輩子最能完全休息的時間,躺在病床上,忍著因為化療帶來的副作用,卻也因為不必用心在其他事情上,反而使大偉有充裕的時間,去思考整個已走過的人生。

本來依照大偉的計劃,打算在六十五歲時退休,退休後養生、旅遊、閱讀、蒔草。做夢都沒想到在五十來歲就被癌症找上了,而且醫生宣判生命所剩無幾。這一打擊讓大偉頓時生起了強烈的無力感,原來生命是無法完全照著自己的意願進行的。撇開對家庭及妻女子的眷戀不捨,光自己的身體就做不了主,看著自己的色身由強壯轉為羸弱,再看看周遭同樣遭受病苦的人,方時明白原來色身無常。想到必須放棄自己的理想,與父母妻子親眷死別,色身承受如噬人般的巨大痛苦,這時才算是真正的體會甚麼叫做苦。

從出生到長大,求學、成家、立業,到事業有成,到步入中年,這中間的情景歷歷在目,恍如昨日,怎麼一下子人生就走到了盡頭,等到大限到來時,必得兩手空空的走,甚麼地位、財富、恩愛、名聲、容貌,哪一樣是真實的,都如煙雲。來此世間這一遭,真的就如閃電般的短暫啊!就好像電影一樣,看似真實卻又虛幻。

大偉不禁去思惟,在這如夢似幻的背後,是否有一個真實的?而我這一生中所經歷的一切,是冥冥中註定的嗎?就如我這次罹癌,也是註定逃不掉的嗎?那又是誰在主導這一切,顯然不是我的身體,也不是我的大腦,也不是我會思考的心,因為這一切都不是我能決定。記得念萱跟我講過有一個從來不生、從來不死的入胎識,難道是這個入胎識在主導這一切嗎?還是有另外一個可以主導的識?

因為大偉是學科學的,邏輯推理能力比較強,在病榻中,大偉屢次去觀察自己,發現自己在忍受不了身體的痛楚時,如果這時能睡著,而且最好是沉睡到不醒人事,這時就不會有痛的感覺了。他對這一點百思不解,為什麼會這樣?而且既然睡到不醒人事,又為何會在某些的情況下醒過來,譬如尿急時,譬如天亮時,又譬如恍惚感覺有親近的人來看他時。這些情形他以前從來不會去留意的,現在因為刻骨的覺察到生命是無常的、是苦的、是虛幻的,不覺想要去探究生命的意義與源頭了!

於是大偉透過宜君,邀請了眾家好友到家裡來餐敘,希望能討論這個懸在心中的問題。

念萱把巧珊也帶來了。餐後大偉斜臥在客廳的沙發上,大家人前一杯烏龍,圍坐一起。大偉首先開口:
「這一陣子來,我深刻的感受到生命的無常與痛苦,回顧我這五十來年的人生,雖然有起有伏,有苦有樂,但卻如同做了一場夢一般,所謂『南柯一夢』,最能表達我現在的心境了。」
「我想要探討了解的是,世上的一切事物與種種的現象,到底是從哪裡生出來的?是誰在主導這些現象的發生?為何同一個母胎出生的手足,甚至雙胞胎,聰明才智與人生際遇卻有千般的不同?這其中一定有一個道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