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3日

四個女人 連載三十一



四個女人

念萱為了令巧刪了解藏密的真相,決定告訴巧珊一個真實的案例:
「有一個知名的畫家,本來有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但是自從他的妻子信了喇嘛教後,情況整個改變了。」
「原因在於他的妻子對她的上師言聽計從,她的上師說甚麼,她都相信且全部接受。」
「這位畫家也警覺到這樣不妥,而不止一次的勸導自己的妻子,但都不被接受。」
「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要求離婚。」
「原因是她的上師仁波切告訴她,她必須離開她的先生才能修得成,否則任何法都修不起來。」
「因為他的妻子態度堅決,這位畫家最後只好簽字離婚,妻子跟著她的上師仁波切走了,留下這個畫家獨自撫養小孩。」

停了一會兒,念宣接著說:
「藏密不是正教。」
「表相上說是弘揚佛法,也會用佛法的名相來對信徒開示,但事實上他們所說的佛法名相都已經被他們扭曲了,都不符合真正佛法的義涵。」
「佛法的名相,被他們用來做為,掩飾他們雙身法本質的一個包裝紙,來欺矇大眾。」
「所以藏密不是佛教,不說其他的,光說一點好了,你想,佛法會教人修男女交合的雙身法嗎?而且還將淫穢的雙身法,冠上一個冠冕堂皇的『男女和合大定』的名相,企圖誤導大眾,讓大眾以為這是最高層次的定。事實上說穿了,就是男女交合這一回事。」

念萱看巧珊聽得很用心,心情也平復了不少,就繼續說:
「你這次遇到這樣的傷害,短時間之內很難復原,但至少讓妳看清了藏密的真面目,不再繼續吃虧上當,也未嘗不好。」
「雖然付出的代價很慘痛。」
「所以如果妳有朋友在學藏密,妳應該勇敢的站出來,告訴她們藏密喇嘛們的真實嘴臉,保護她們不被騙財騙色,不讓她們重蹈妳的覆轍。」
「我會跟妳的先生談一談,看看是否可以改變他的想法,畢竟妳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巧珊露出一絲又期盼又感激的神情,說:
「謝謝老師的幫助,不過我看很難,我先生的態度很堅決。」

念萱:
「他現在在氣頭上,態度當然堅定,不過他應該也要考量你們的孩子。」
「我會盡量試試看。」

念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其實絕大部分接觸藏密的人都不知道藏密的底細,有些人就像妳一樣,被朋友拉了進去。」
「有部分人是被『活佛』啦、『法王』啦、『灌頂』啦、『轉世』啦等等名詞所迷惑,以為藏密真的是莫測高深。」

「更有一部份人是被媒體所誤導,以為西藏『雪域』就是人間淨土。因為西藏高原大部份終年覆雪,雪白的景象讓人容易與純淨潔白聯想在一起,再加上人跡罕至,更是讓西藏增加一份神秘感,無形中就接受了西藏『雪域』就是人間淨土的說法,繼而對西藏的一切人文、景觀、民俗、宗教,自然就生起了一份渴望與景仰。」

「但是如果以現實的角度來看,當地空氣稀薄,終年酷寒,藏民游牧為生,居無定所,只能以糌粑及氂牛乳果腹,又因為缺水,整年難得洗一次澡。」
「因為西藏實施政教合一,以宗教來領政,為了要能控制藏民,藏民們打從一出生,就被灌輸達賴喇嘛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要對喇嘛及寺廟無條件的供養與尊敬,而且一生一定至少要朝禮布達拉宮一次。」
「藏民大都很純樸,畜牧所得都拿來供養寺廟喇嘛」

「世人也常常會透過媒體的報導,看到純樸、滿臉風霜的藏人,不管路途多遠、路面多麼崎嶇,一心一意的向拉薩禮拜行去,而被感動;但卻忽略了這背後,其實蘊涵了藏密當局以宗教來控制人民的用心。」
「藏民因為過著游牧生活,沒有機會受教育,更無從接受外面世界的訊息,形同一個封閉的區域,當然無從提升自己的生活與智慧,更無從去洞悉這背後隱藏的用意,一輩子就只能循著這樣的生活模式直到老死。」

「所以大部份的藏民其實是很可憐的,自己過得非常艱苦,卻將好不容易因為畜牧所得的收入,都無條件的拿到寺廟去供養喇嘛,以為自己供養的是活佛、是菩薩,卻沒有能力與管道去知道,他們心目中的活佛所修的雙身法,根本是背離佛法的教義,這些喇嘛所修、所行根本與佛法無關。」

念萱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
「但是西藏境外大部分的藏密信徒都想不到這一層。」
「當看清楚這一點後,還會認為西藏『雪域』是人間淨土嗎?」巧珊搖搖頭。

說到這裡,念萱看看腕上的表,已經是巧珊必須去接孩子放學的時間了。於是巧珊向念萱道感謝,念萱再次表示會找巧珊的先生談談,希望能挽回他們的婚姻。雙方約好再見面的時間,巧珊就先起身告辭了。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