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5日

四個女人 連載二十八



四個女人

隔天中午,仲年、湘雲和念萱出現在大偉的病房,宜君也在,大偉看起來倒很平靜,看到她們三人,臉上一樣露出慣有的笑容:
「真沒想到這事會讓我碰上了。」
「在我的潛意識中,一直都認為這事離我很遠,不會降臨到我身上的。」
「但是既然這病找上我了,我就必須面對。」
「昨夜我思考了一夜,我已下定決心要與這個病魔對抗,我不可以讓它輕易的把我擊倒。」

三人聽到大偉這一番話,稍稍放下了心,只要大偉有這份鬥志,在對抗病魔的路上就比較不會那麼辛苦。念萱並告訴大偉:
「看到你這麼豁達,我們就放心了。」
「我們會協助宜君的,請您不必掛心,你只要專心養病就好了。」
大偉點點頭,臉上露出感激的神情。

念萱沉吟了一下,說:
「因為你很開闊豁達,本來預計過一陣子再跟你談有關生死大事的事,我想今天可以跟你談談,不知你是否願意聽一聽?」

大偉一向都很敬重念萱,聽念萱這麼說,點點了點頭。於是念萱開口說道:
「我今天不以世俗人,畏懼談死的角度來跟你談生死,我要以出世間法的立場來跟你談論生死。」
「我們大家都很清楚,只要是有出生,就一定會有死亡。只是有的人活得長一點,有的人短一點,但都不能免於死亡。」
「所以生與死其實是世間的一個不變的定律,既然是必然的一個現象,我們就應該正視它,因為唯有正視死亡這件事,才不會畏懼死亡。」
「事實上,當一個新生兒呱呱落地的時候,已經在向死亡一步步邁進了,只是一般人沒有智慧看到而已。」
「但是當人死了以後,會往哪裡去?還是一切都沒有了,都空了?」
大家聽完念萱的這句話,都靜默不語,似乎都在思索這句話。是啊!人死了將會到哪裡去?

「其實我們每一個生命都有一個入胎識,也就是民間俗稱的靈魂。因為有這個入胎識來持著我們的色身,我們才能夠在這個世間生活。」
「當生命進入死亡,這個入胎識就離開我們的身體,然後隨著我們業力的牽引,也就是會依著我們這一世所造的善惡業,再去投胎,進入有緣母親的子宮中受胎,成為受精卵。」
「因為這個入胎識的關係,這個受精卵,才會在母胎中分裂再分裂,漸漸長出了頭、四肢、骨頭、皮膚、血管、毛髮等,等經過十個月長成後,就呱呱落地了。」
「這時,一個與前一世完全不同的色身又出生了,雖然相貌身形都不一樣了,但卻是同一個入胎識。」

「所以人死亡後,並不是甚麼都沒有了,而是會再投胎轉世。」
「當然因為每個人所造的善惡業不同,就有不同的正報與依報的差異。」
「譬如,有人多造善業,得到出生為人的正報,同時得到財富、容顏、健康、眷屬和樂等等的依報。」
「有人雖造善業,但不免造諸惡業,雖得到出生為人的正報,但卻也得到貧困、盲聾喑啞、六根不具、病痛、眷屬不和等等的依報。」

「所以當一個人死亡的時候,並不是甚麼都沒有了,他還會繼續在六道中不停的出生、死亡、出生、死亡,就如滾動的車輪般,永不止息。」
「我們凡夫都是在六道中,生死流轉不停,有時出生在天界當天人享福,有時在地獄道受無盡的苦楚,有時出生為人。只是前一世的記憶帶不到下一世,所以不記得而已。」

念萱停了一會兒,繼續說:
「所以當我們的親人往生的時候,難免會悲痛不捨,但如果知道這個道理,他其實並沒有真正的死,他只是把這個已經壞掉、老化,不能再用的色身捨棄,投胎到另外一戶人家,換了一付全新的色身而已。這樣知道的話,應該就不會悲痛到難以承擔了。」
「未來世,我們大家還會再相聚,雖然不記得彼此過去的關係與模樣,但不會影響彼此的關懷,就如同我們這一世一樣,一相遇就投緣,如同親人。」

大偉與宜君聽了念萱這一番話,臉上明顯的開朗許多。念萱接著說:
「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與尋聲救苦的威德力你是知道的,在你病榻的時候,專心念誦觀世音菩薩的聖號,並且至誠懇切的祈求,會讓你的心更能得到安隱與無畏,所以你要常常念誦與祈求。」

大偉聽完念萱的這番開導,心情的沉重減輕了許多,說:
「既然我們都有一個入胎識,可以令我們這一世捨報後,再去入胎出生另一個色身,那死亡這件事就沒有這麼可怕了。」
「既然如此,我就能更無牽掛的來對抗病魔。只是要辛苦宜君了!」

湘雲:
「宜君是會很辛苦,不過我們會盡力協助她,請您放心。」
「你就配合醫生的醫治,專心的養病就好了。」

三人離開病房,出了醫院大門,冬日午後的陽光灑落一地,和煦溫暖得令人不禁抬頭,蔚藍無垠的天空,總是令人心曠神怡。
(待續)
關鍵字:喇嘛、灌頂法會、密宗、求財、法王、仁波切、藏密、西藏密宗、密教、雙身法、雙修、達賴喇嘛、大寶法王。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