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5日

朋友走了















三十年沒見的朋友,在一通電話中成了此生無法再見
的朋友
由朋友轉述告知她得乳癌走了,留下傷心的
家人、親人、朋友


雖然這年齡依一般人的說法是屬於「不該死的年齡」
但,什麼年齡才是該死的年齡?又該是如何界定呢?
難道「死亡來臨」還會等人的嗎?會等人們做好準備
嗎?又有誰會認為自己是該死的時候到來?

死亡所帶給人們永遠是一種無力抵抗的遺憾
無論他
是好人、壞人、窮人、富人、大人、小孩、老人、、
一期生命的結束,所給予身邊的人又有何種啟示
?只有哭泣的聲音伴隨嗎?或是呼天搶地的哀嚎嗎?
活著的人所為他流下的淚水,又能喚回什麼?再多的
不捨與傷痛,仍是無法留住「生命無常」


想起二十年前父親過世時,當時我沒有掉下眼淚
著父親深受病痛的折磨,怎可自私的想留下敬愛的父
親?臥病在床的日子,讓父親深深體會「人生終將一
別」
一切苦樂唯是自作自受,不再期待生命的奇蹟
就這樣,父親對世間的情不再依戀不捨父親沒有
割捨不下的親情牽絆,走得安詳自在
父親的離開,
讓我探討生命的永續之處何在?

「死亡」是每個人都需面對的課題,我們該是如何來
修這學分呢?可別被「死當」了還渾然不知,這學分
是無法補考的
沒過,走了不知是否還有機會再來?
過了,就走得心甘情願安然自在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