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0日

讀享杯所喚起的記憶

看到讀享杯貼上的家扶基金會園遊會。
勾劃起多年前的記憶,我擅做主張為母親所做的一件事。
記得父親往生後,留下一份遺囑,囑咐設立清寒獎學金。
父親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就是想幫助窮困學生安心就學。
那已是足足二十年前的事,我一心想完成父親的心願。
整個家族成員都在討論如何處理父親遺產之事。
我提出唯一的懇求,財產如何分配我可以沒有意見。
但,我堅決獎學金這件事,我一定擁護到底,絕不容許不做。
或許是父親的冥冥保佑,也或許是自己的堅決態度,無人敢異議。
把錢捐給市政府、協助圖書館的成立,「如今圖書館依然存在」。
記得當時每個月寄發創世基金會、家扶中心、慈濟共八萬元。
令自己印象深刻的事,家扶中心的孩子們每收到一份款項時。
他們會寫下他們的感激之言,就這樣一封封寄來家中。
每次我拿著那樣的信件,一一念給母親聽,告訴母親:
「這是父親留給您最珍貴的財富,
您可以利用這些錢財幫助這麼多的學子,
他們對您的感激之心不在言下,這是您無形的資產。」
其實那樣的心情是最簡單不過了。
我一心只想為父親、母親做一件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
也感謝父親、母親能給予我如此的機緣。
依稀記得當時我對母親說:
「雖然是區區一萬元,但他們對您的感念是無可限量的。」
其實當時的狀況,雖然兄弟姊妹們無人敢反對。
但,卻也無人相挺,我想,反正沒人肯做的事,則非我莫屬。
尤其當這件事能利益他人,能幫助別人,我更是義不容辭。
這件已經忘懷許久的事,如今看到「家扶」兩字,喚起記憶。
當年的情境,我覺得孤軍奮戰,因為只有我認為是該做的事。
當今的情勢,我在讀享杯部落格找到了願意為他人付出的伙伴們。
我感到溫馨,畢竟這世界仍然充滿關懷他人的好心人士。
我更堅信只要有這份保護他人之心,一切都可以改變的。
張貼留言

延伸閱讀